人物 | 尼克·西蒙兹:美国精英跑者中的“死磕派”维权斗士

2016-05-26
西蒙兹“卖身”的重点不在赚钱或出名,而是为美国田径运动员群体维权。

尼克·西蒙兹(Nick Symmonds)是美国径赛800米顶尖高手,曾经六夺美国冠军,两度出征奥运会,两度挺进世锦赛决赛,2013年荣获世锦赛银牌并排名全球第二。

他也是美国史上800米跑第三快的人,个人纪录1:42.95创造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在那场打破多项世界和国家纪录、几乎每个选手都刷新PB的史上最伟大800米比赛中,他荣获第五名。

不过,32岁的西蒙兹之所以能在田径人才济济的美国出名,最主要的理由却不是以上这些,而是因为他的一个独特创意:拍卖自己的肩膀广告位。

这种貌似哗众取宠的自我炒作,每次都吸引到众多媒体的高度关注——不仅包括《体育画报》、ESPN之类专业媒体,连《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样的主流大报,去年和今年也分别刊登长篇报道,其中《纽约时报》仅去年8月就连发两篇相关文章。

一边肩膀卖了两万多美元

今年4月下旬,西蒙兹再度在eBay上挂出他的拍卖标的:“一个奥运选手的9平方英寸皮肤”(大约7.5cm见方),具体位置是他的右肩。买家可以用类似体绘的形式,在上面投放一个logo、一个网址链接,或者一个社交媒体账号,投放期限为2016室外田径赛季。

左肩空间恕不出售,因为那是他创办的含咖啡因能量口香糖公司Run Gum的保留位置。这位四肢发达的现役田径高手显然头脑一点也不简单:不仅会创业经商,还能想出“卖身”的妙点子。

拍卖截止日期是5月5日,因为一周后西蒙兹就要远赴上海,去参加他本赛季的第一场赛事:14日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比赛。

顺便交待下,他这场开季赛战绩欠佳,仅以1:48.39获得倒数第二(第10名)。

笔者特意翻墙上YouTube看比赛录像,让“800米之王”鲁迪沙愤怒吐槽的起跑乌龙,对身穿黄背心的西蒙兹其实影响不大。但这次没有跑好并不代表他已经不行了,去年他的赛季首战成绩更糟:1:49.81,但同年7月他就拿下美国锦标赛冠军。

这不是西蒙兹第一次拍卖肩膀广告位。2012年他也这样做过,结果被密尔沃基市一家叫汉森道奇(Hanson Dodge)的营销公司以1.11万美元购得。

如果你以为,这笔钱会不会花得太冤枉:在田径赛场上,那么小的空间鬼才看得见,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汉森道奇公司的总裁当年7月告诉《纽约时报》,这笔投资收获了“指数式(成倍)的回报”。

这次西蒙兹在拍卖页面上保证,今年的买家肯定也会得到丰厚回报,同时又把丑话说在前:自己尚未入选美国里约奥运国家队,因为选拔赛要到7月初才举行。但作为美国锦标赛800米项目卫冕冠军,他的出线估计不成问题。

拍卖总共吸引到上百次出价,最终以21800美元成交,中标者是德国移动电信巨头T-Mobile美国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约翰莱格尔(John Legere)。

莱格尔可能是自掏腰包拍下的。对这位名企高管来说,两万多美元只是小菜一碟。据美国网络媒体报道,他年薪约为125万美元,加上奖金、赠股等福利津贴,年收入可达将近3000万美元。

莱格尔之所以赞助西蒙兹,部分是出于惺惺相惜。这位商界名人也是个跑步好手,大学本科和读研时代曾多次入围全国比赛,现在也经常参加跑步活动。2013年,54岁的他完成波士顿马拉松,完赛时间3小时37分。前不久他刚刚慷慨解囊,为一个地方跑步比赛提供额外奖金。

但最重要的理由可能是,T-Mobile的竞争死对头AT&T是美国奥委会和美国田径联合会(USATF)的官方赞助商,而后两者正是西蒙兹的死磕对象(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咱们稍后就会详细展开说明)。

莱格尔在拍卖成交后表示:“作为T-Mobile的CEO,我们不想听官僚主义屁话。国际奥委会通过赞助交易赚进数十上百亿美元,我希望看到这些钱更多流向最理应得到它的运动员。我热爱跑步这项运动,这些运动员也都非常棒。在某项运动的赛场内外挑战极限的运动员都很了不起,而尼克两者都做到了。我自然会被这样的个人所吸引。”

他还在推特上发帖,用投票方式征求自己的240万粉丝对投放内容的意见。他给出的四个选项是:

一、#WeWontStop(我们不会停)。这是T-Mobile的广告语,后半句是“improving for our customers”(为我们的顾客完善自己);

二、美国国旗;

三、I Run Good;

四、用我的表情符F**k AT&T(具体什么表情符没说)。

共有7000人参与投票。四个选项的得票率见下图:

“卖身”重点不在赚钱,而是维权

西蒙兹拍卖肩膀广告位之举,乍看似乎只是想多捞钱、搏出位。其实他这样做主要是出于一种堂堂正正、甚至称得上高尚的动机:为运动员群体维权。

虽然他在拍卖条件中承诺,自己会在本赛季的6场比赛中带着买主投放的广告参赛,但其中有多场赛事可能会强制他用衣服或胶带覆盖这一广告,包括里约奥运美国田径选拔赛,以及奥运会本身。

原因在于,根据国际奥委会规则的第40条规定,如果某个奥运会选手的赞助公司不是奥运会官方赞助商,在奥运会期间及前后共一个月内,它都不得让该运动员为其作广告。国际田联旗下赛事也有类似禁令。

“尽管这些荒唐的规则肯定会导致对一个运动员的投资贬值,但请了解一点:我将不遗余力地确保这笔拍卖的赢家能够实现很好的投资回报。”西蒙兹在eBay页面中写道。

他不惜为自己的抗争付出巨大代价。这位去年国际田联世锦赛的美国选拔赛800米冠军,宁可放弃赴北京参赛的机会,也不肯签署美国田联要求的声明书。

声明书要求运动员承诺,他们在运动员酒店、记者招待会和训练、比赛、颁奖等团队活动(team function)中,都必须穿着Nike的美国队服装,只有鞋子、太阳镜和手表除外。

西蒙兹对这份文件并不陌生,此前他已经签署过六七次——参加北京和伦敦奥运会、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和2014年室内世锦赛等大赛之前。但这次他终于决定:老子不签!

其后果是,他只能呆在家里收看北京世锦赛的800米决赛。他觉得自己如果去了,应该可以拿到一块奖牌,“但我连两秒钟都没有后悔过”。

西蒙兹曾被Nike赞助过7年,一年半前已经改签Brooks。“在我看来,他们把团队活动定义为从我离开在美国的公寓,直到我坐上回国飞机之间的每一分钟。布鲁克斯投资于我,我有必要利用自己不参加官方活动的一切机会,给予他们投资回报。”他向美国《体育画报》解释说。

他不想穿耐克的另一理由是,这样做的回报少得可怜。根据这家公司与美国田联签署、期限从2018延续到2040年的合同,它每年将向后者支付2000万美元。

去年有个美国田联官员声称,像西蒙兹这样的一线运动员,每年可以拿到大约2.5万美元的薪俸加福利。但今年2月西蒙兹在推特上晒出他去年的税单,上面显示田联全年给他的只有区区772美元。

“出售我的皮肤,只是运动员掌控我们拥有的宝贵空间的又一个例子。允许我们去更好地自我营销,将为这项运动注入数千万美元,帮助职业跑者谋生——目前他们中有50%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告诉ESPN。

西蒙兹说的是事实。据美国《体育画报》报道,大多数美国职业田径运动员的大部分收入来自鞋服公司的赞助交易;这些公司为他们提供装备和工资,换取自己品牌的曝光机会。

由于Nike包办了出国参赛的美国田径队和全美田径赛事的鞋服装备,它的钩子商标无所不在,加上该公司营销人员在监督运动员的穿着上“像黑社会一样”(某运动员语),这就降低了其他公司赞助运动员的意愿,因为后者经常要穿Nike出场,其他赞助商等于在为人作嫁。

Adidas和Reebok基本已经悄然退出,只剩Asics、New Balance和新近加入的Hoka One One、Oiselle等公司还在赞助美国田径选手,但它们签约的运动员远少于Nike。缺少竞争导致Nike提供的合同待遇不再像以前那么优厚。

“对运动员来说,这已经变成要么赚大钱,要么贫困线。”曾经六度代表美国参加世界越野和田径锦标赛的弗雷什曼(Lauren Fleshman)说,“(年赞助额)3万到6万美元之间的合同蒸发殆尽。现在是明星挣大钱,其他人只能拿1.5万美元——我指的是参加世锦赛国家队的选手。还有一些很有成就的运动员,只能拿成绩奖金、报销旅行费用。”

美国田径运动员协会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美国田联的收入可达4292万美元,其中仅346万(8.02%)会支付给运动员。美国田联没有否认这些数字,但声称其2015年收入的将近半数会花在运动员身上,包括“精英运动员竞赛”和“草根项目”。

挑战权势的运动员代言人

田径运动员收入两极分化的后果,可能导致美国田径界流失人才,因为像卡尔刘易斯这样的超级巨星毕竟几年才出一个。最终这可能危及美国在国际大赛收获的奖牌总数。

因此,在西蒙兹看来,自己的抗争既是为了运动员的福祉,也是为了美国田径的未来。“美国队是世界上最好的(田径国家)队,这一点让美国人很开心,但我不知道我们作为世界第一的地位还能维持多久,如果情况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主管机构正在赔钱,这导致他们对运动员更加简慢。很多拿过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都生活在贫困线下。除非规则有所改变,否则我们将无法保持我们在田径世界的统治地位。”他向美国《Outside》杂志指出。

今年2月,他甚至将美国田联和美国奥委会这两大主管机构告上法庭,要求它们允许运动员在参加美国锦标赛和奥运会选拔赛时,在背心上放置非鞋服类生产商的logo。他的公司Run Gum也在起诉这两家机构,寻求打破官方赞助商对运动员能量食品的垄断。

对国际奥委会西蒙兹同样不留情面,他曾在一个推特帖中写道:“广告收入高达数十上百亿美元,直接付给运动员的金额却是零。奥运会选手成了国际奥委会的契约奴隶。”同时付上一篇报道的链接:《NBC即将打破奥运会广告销售纪录》。

西蒙兹的仗义执言还表现在其他方面。2013年在莫斯科世锦赛夺得银牌之后,他宣布将这枚自己唯一的世锦赛奖牌献给同性恋友人,作为对东道国俄罗斯新实行反同性恋立法的回应。

不可否认的是,西蒙兹喜欢外界的曝光和关注,也非常擅长利用社交媒体炒作自己,将自己与美国田联的争执,包装成一场大卫与歌利亚之战。但这正是他维权的高明之处。

美国体育网站iSportsweb评论说:“他知道如何占据头条,成为无数篇报道的主题;哪怕人们实在不想给予他关注度,他也有办法制造新闻。获得媒体关注度的能力,正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西蒙兹曾发帖透露,上百家主要新闻媒体发表过关于他的报道,使自己和汉森道奇公司页面的网络访问量猛增400%,并为他带来数以千计点赞和2.5万推特新粉丝。

虽然他身上的赞助商纹身最终可能无法在任何一场重大比赛中亮相,因为几乎所有大赛都禁止任何种类的皮肤广告,但他贴在肩膀上的胶带必将激起更多的议论和关注,导致更多人搜索他和赞助商的名字。

《体育画报》分析说,去年放弃参加北京世锦赛,可能也是西蒙兹的一步谋略高招:“要揭露一种在他看来不公正的体制,自然应当利用最大的讲台和最大的音量来发动攻击。西蒙兹通过赢得全国选拔赛冠军入选美国队,但他的成绩已经不如2012、2013年的巅峰期。800米是一种强手如云、挑战性极大的项目,每一轮预赛都是死亡对决。

“当然,西蒙兹是个聪明绝顶的策略型选手,其冲刺速度在任何一场锦标赛中都会构成威胁。他说错过世锦赛‘对我可能是一记财务重创’,但他必须非常、非常拼命,才有望在北京赢得奖牌和奖金。假如他在北京挑战规定,到半决赛时再违纪抗命,不管他是否为此受到处分,都将只是一介无名小卒远在8000英里之外的一个无声之举,被笼罩在博尔特和NFL及美国大学足球新赛季的长长阴影下。”

对于西蒙兹拍卖肩膀广告位的做法,他的美国同行会怎么看?以下是一些当今美国田径名将的评论。

马拉松女选手Kara Goucher:“坦率地说,尼克做得对。四年前它起到很好效果,我相信这次也一样。在赞助方面跳出框框思考没什么不对。”

5000米长跑选手Ryan Hill:“我觉得赞助商纹身是尼克的一个绝妙主意。我很高兴他站出来推动田径运动的赞助方面,因为这将为下一代田径运动员打开机会。就个人而言,我有一份赞助合同已经觉得无比幸运,因此你不会看到我去搅动现状。”

径赛长跑选手Ben True:“尼克和我未必对每件事都看法一致,但我对他极为敬重。他为运动员权利和全人类权利抗争的勇气和决心,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至于他的eBay拍卖,我希望他能利用这一曝光机会,提高对全体运动员及其自我营销艰难性的知晓度。说实话,我也出价5000美元,为他的事业出一点力。我衷心祝福他,没准我会赢得这次拍卖!”

善于驾驭媒体为自己的事业吸睛造势,而不是只会成天苦着脸悲鸣哀怨,使西蒙兹成为一个体育界少有的维权和营销大师。

在这里也不得不为美国田联和美国奥委会点赞。它们至少能够容忍这个在有些地方会被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刺儿头,并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封杀他。但归根到底,还是应该归功于制度设计:它将那两个官僚机构的权力关进笼子里,使它们无权对一个运动员的命运生杀予夺。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26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