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F50,跑过最野的自己

2016-05-16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1213

太阳暖烘烘地泼洒在大地上,路旁的杨树被风吹得呼啦啦作响,路边的小草小花却轻轻地摆尾,村子里的水泥路一尘不染踩在上边发出轻微的啪啪声,间或甩出来的红色路标条在不停地挥舞,路人在用不解或羡慕的目光盯着这群不可理喻的家伙,三三两两的跑友在快走或是慢跑,我依然在不急不慢地挥舞着胳膊抿着嘴唇,遐想着终点的样子。

风中传来一阵欢快的骚动,身着黄色T恤的一组长蛇在前面路口左转,几个跑在后面的妹子发出赞叹的加油声。我挥舞左手竖起大拇哥喊了一声加油,哈哈,路上见到TNF100大神除了鼓励就是赞美,而看到TNF22经过心里有些丝丝的不屑一顾,一年媳妇熬成婆。拐过最后一道弯,路边志愿者竖起大拇哥高声地喊道,马上就要到了,下坡注意安全!顿时劳累痛苦一扫而光,脚底生风冲了下去。

终点广播里传来“1208号运动员,毕朝晖”的声音,深感欣慰,魂牵梦绕的终点龙门可算到了。此时的我,舒爽至极,伸开双臂,大声呼喊,迈着大步,咆哮而来,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刻,心中莫名的激动,牛逼感油然而生。

2016年5月8日,9时19分。这个完成TNF 50公里越野历史的时刻,如同自己第一次完成马拉松时的心情,一种宗教仪式般的神圣,这次处女野完美。跑得轻松,膝盖不疼,脚趾没伤,看到了不曾见过的风景,体验了兴奋、淡定、紧张、松弛、迷茫、惬意、惊喜、受虐、孤独、放下、欣喜的心境。

略微遗憾的是没有了去年的美女戴牌,这也不影响自己给自己戴上沉甸甸的家伙,穿上完赛红马甲,美美的给自己拍照。给老婆大人报了平安,亦兴奋溢于言表。

官方成绩是9小时18分,圆满地完成了赛前10小时完赛的目标,重要的是没有受伤!

将完赛照片发到微信群,脱下满是泥水的鞋子,躺在垫子上接受终点志愿者的按摩,被拉伸的龇牙咧嘴却洋溢着说不出的痛快,当黑乎乎的脚丫子触及到那冰冷的水池中,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彻底放松下来才感觉到累,回眸看到脚下那鞋子袜子背包,思路又回到昨晚那激情四溢的时刻。

不跑一次越野,你看不到深夜沸腾的入群,一字长蛇的灯光,星河灿烂的夜景,香山延绵的台阶,恣意吃喝的补给,清晨鸟儿的欢叫,喷薄欲出的朝阳,翠绿静谧的群山,感受不一样的北京生活。

其实我最大的感受是越野背包反光条设计,跟骨架类似,深夜,上坡,林中小道,暗黑,头灯一照,X光似的照在背包绳极像骨骼架子,如果前面的他体力不支,困意重重,一个个头重脚轻,左摇右晃,喘着粗气,不紧不慢,跟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一样一样的。深夜跑步的魅力不过如此,哈哈。

在那个激情时刻来临之前,放松一下谈谈我对越野的认识。

虽然很多人认为,跑马-越野-铁三是每一个跑者的必由之路,但我却对越野充满了恐惧,源自对下坡那不由自主的害怕以及对脚趾甲冲击的担心。尤其是对大觉寺垭口到牌楼,妙峰山顶到涧沟村的碎石下坡路,看到高手那姿态轻盈,愉悦轻点,快跑下山,比看到黑人跑步还让我艳羡不已。手杖虽有但一直不会使,可能内心还觉着是一种累赘吧。

有限地参加越野赛均因天气而大打折扣,去年TNF25因大雨改为枯燥的防火道,11月的西山因大雪改为防火道绕圈。没体会到越野的乐趣和成就感。即便四月份的光明乐跑三峰连穿风和日丽,也因为频繁的上下坡而激流勇退赛只跑了三十公里。我越野的春天,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来到呢?

自己报的名,再苦再累再烦再怕,含着泪也得野完。否则无脸面对群主张大牙那鼓励+嘲讽的眼神儿。这不仅仅是退钱的问题,是关系个人逼格声誉的大事儿,几十次地提醒自己要晚上跑一跑爬一爬,练一练下坡和手杖,探一探路线避免抓瞎,试一试喝水补给的多少,画一画路线和时间,做到知己知彼心中有数,但这一切都已还早呢而拖了又拖,直道5月7日这一天的来临。

北脸TNF有句名言:无惧风雨,探索未知!如同看电影前不喜欢剧透一样,这次比赛完全是探索未知。地名从大神那里脱口而出自己却茫然不知,百度搜索居然杳无音讯,路线爬升对自己来说更是不知速度如何,头灯是否能坚持,水壶是否能保证,夜晚是否会迷路,下坡是否会伤脚趾,所有的这些担心,都因那句探索未知而被忘掉。

TNF 50,我的处女野,来了!

5月7日,23点,戴好眼镜,套好头灯,紧好背包,系好鞋带,拧紧水壶,上好厕所,按好手表,和小伙伴们照相!随着人流慢慢地进入了出发区。默默地往前挤,看到的是兴高采烈、群情振奋、凝神定气、谈笑风生的一群人,自己那扑通扑通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灯柱打向深邃的夜空,天气出奇的好,星星在忽闪着。微风吹过,一丝凉爽,现场嘈杂的声音中掩盖不住兴奋激昂的音乐,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即将踏上未知路程的惴惴心情而鼓舞。熟悉的Conquest of Paradise征服天堂音乐响起,主持人号召大家吹响哨子,那震天的呼啸声瞬时激起了大家的豪气,一个个大声地呼喊着倒计时。

人群开始蠕动,越野已然开始。轻按按下start,慢跑穿过了起点大门,心里想着10小时后回来时的样子。

一颗骚动的心开始野了。

路程高低上下,外人可能看起来不过是个弯弯曲曲的线路,抑或是起伏不定的波峰波谷,但跑过的人知道那每一步都是怎样的曲折故事,写下来也是为自己郁闷烦躁时翻开看看回想那一晚的奇妙之夜。

对比下官方路线图和自己的fenix2的越野轨迹

CP5到CP6路段

从狂飚乐园出来是一段长长的马路,虽然起步加速时跑马的大忌,但张大牙说为了避免在三炷香拥堵,必须赶在大部队到达之前占据有利地形!这是我开跑之后一直在想的事儿,路灯下的马路,大家刷刷地跑着,担心电池所以把头灯关了,这并不影响跑步,慢慢地加速,即便上坡也尽量保持,一个声音在适时提醒你爬山就是休息现在不要担心快跑吧!

想必白天这里应该是山旁风景不错,但黑夜里啥都看不见,只有前面跑友在一个一个地追赶。九公里的路程感觉怎么那么远,居然还有一段土路上坡着实让自己兴奋了一阵以为要上山了,谁知又是在马路上狂奔。

前面出现了一个私补,居然有牛肉面!从这里就将开始三炷香古道的攀爬了。我喝了一碗汤,开始上山,暗自庆幸自己的英明。如果再晚半小时,那就堵得不止一个小时了。这个私补点有两个传说,一是越野女神珊瑚据说在这里被人抱了一下而退赛一时传为美谈,而是被很多人认为是第一个补给点CP6从而放松下来。

爬山对我来说是兴奋的,轻松的,可以喘口气,大家速度一致不紧不慢,天下越野跑友一家亲,相互照应注意危险,有说有笑往上爬。给我第一个惊喜就是蓦然回首,北京的业绩就在眼前,路灯整齐地排列,车灯缓慢地流动,天上几颗星星,假如皓月当空就更完美了,好在有路灯齐亮的一字长蛇阵,微风吹来,刚刚跑出的汗,让我轻快了许多。没带手杖的我,一步一步地爬,头灯照过去如同白昼,即便这样,我还是紧盯路面,生怕一不小心滑落。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山顶。

山顶是一段防火道,马上就要下坡,这一段路包括防火道下坡、石板路、碎石路、不规则石板古道。要从三柱香——四棵树——植物园樱桃沟。对于缓坡我是不担心的,这完全有赖于自己的一双新的越野跑鞋——inov8,包裹性强,轻便,鞋底摩擦力很棒,弹性足,尤其适合我这种较大体重的。碎石路石板路下山,踏在较大石头上,保持前倾,脚跟落地,如同高跷,虽然很多人风一样超过,但至少我的速度没有慢下来,关键是,没有脚趾的挤压感以及膝盖的冲击感,就这样一蹦三跳地速降着。

在转过一个弯后,看到了地面那不规则的石块,如同欧洲那广场铺的方石。这告诉我,植物园到了,樱桃沟来过许多次,这晚上从这冒出来还是一次,补给就在眼前,在告诫自己不要乐极生悲以免崴脚,我加快了速度。

补给点人不多,跑百公里的大神在休息,我的水壶居然没这么喝,充满后,吃了烧饼,喝了粥,叼了一个香蕉,第一个CP这么快就到给自己带来了长足的信心。在路牌边照相后开始了向下一个CP7的进军。

CP6-CP7

这段路程13公里,我只对爬台阶有印象。从植物园出来拐上土路,我以为就到香山北门了,谁知怎么也不像跟自己的感觉完全不同,随着奔跑发现路况碎石,崎岖不平,穿越在松柏,灌木之间,灯光照在前面跑友反光背包,显示出一个骨架在奔跑,深夜之中更显刺激。更刺激的是前后很远才有人,我只好紧紧地盯着前面的红色路标生怕迷路,脑海里不时想起有人破坏故意引入歧路的场景,所幸并无出现。

后来我才知道,路边多座野坟,且距离赛道只有一米多,因为紧张并未注意到,或者那孤魂野鬼对一颗炽热的跑者不感兴趣吧,上上下下中来到了一个山门,志愿者说这是静福寺。黑灯瞎火也不知道寺庙在哪,后来才知道原来只是一座废墟。心中念了阿弥陀佛,在空无一人的碎石路上慢慢地下坡奔跑,反而没有惧意。树丛中透出灯光点点,那是这个山野中和我一样的跑者。

在跳跃着奔跑中豁然开朗,路面上人突然多了,大家在走路,我奔跑着感觉一点儿都不累,对黑暗充满好奇的我,只想趁着不累赶紧跑。进了香山北门我知道传说中的北墙台阶到了。台阶自己是不怕的,这段时间在公司坚持爬楼。优势体现出来,低头请抬腿注意姿势盯着前方台阶路匀速上爬。看到跑100的大神不由得竖起大拇哥赞许,自己默默地坚持

爬着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怕香山因体力不支头晕要吐而被老婆同事看见那尴尬的表情,如今自己居然在一个深夜爬山,还算轻松地迈步。登山杖点到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气喘吁吁的声音,不时传来加油你也来了没多远了等的话语。回头看北京城那星星点点的灯光,头顶静静地停着的索道缆车,想着自己下坡那轻快的脚步,爬山也不觉得累。终于,爬到了香炉峰。自己还从未在深夜中感受山顶的风光。

幸福总是短暂的,留恋地看了一眼诺大的灿烂京城,深吸一口气,呷了一口水,冲进了黑夜。晚上的香山,充满了野性的声音,大家鱼贯而出豫泰门,往鬼笑石奔发。防火道也不是那么可憎恨了,下坡可以欢快的跑,上坡可以欢快地走,我发现此时走路是个很惬意的事儿,不累居然还能超越不少人,看着路总想是否曾经来过,但找不到一点儿影子,有的只是两旁的黑。

过铁门一个大上坡,直觉告诉我那就是传说中的鬼笑石!果不其然,当我跨过那块石头时,发现居然是爱江山的王炎在那儿披着毯子给大家照相。握手表示辛苦并感谢后向下跑去。

这种宽而缓的台阶简直太爱了。跟在平地跑差别不大,膝盖稍弯,轻点而下,开始的担心随着节奏的掌握而彻底放开。只是一段瓦片+麻绳、铁钉、橡胶瓦、木板组成,排列距离比较非人类,可能这是为徒步人专门设计的吧。望着山脚下人影耸动的光亮,我知道CP7到了,即将过半,把水喝完,放心地冲。

四点到达西山森林公园,自我感觉跑得不错,在这个补给点开始放开吃喝,热腾腾的素包子很好吃,配之一半碗榨菜的大米粥,一杯热乎乎的咖啡,一大把的圣女果,开心地咀嚼着。碰到了胡佳,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可怜的孩子在龙泉寺碰到了头,依然坚持跑步想到终点再决定处理。非常客气地跟我说跑得慢先走一步,我不觉哑然。这时候张大牙到了,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坐在椅子上,我给他拿了包子粥香蕉和咖啡,看起来可能要退赛的他,居然很快就满血复活。我跟他道别时,天已泛白,黎明就要来临。

CP7-CP8

跑了半夜没感觉到冷,晨曦到来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想着要爬山或休息时拿出皮肤衣,但早晨的美景使得一时忘记了。山里升起薄薄的晨雾,天变得浅蓝了,路跑的树和脚下的草变得清晰了,路已能看清,奔跑在灌木丛中,像是在绿色中神游。鸟儿也起来了在林中山间鸣叫。

印象中穿过水库,有一个黑石头字样的补给点,那志愿者说这就到了南马场水库。我默默地记住了这个地名。在随后的水渠边奔跑,跟在一位姑娘的身后,高低错落,狭窄蜿蜒,我小心翼翼地跟着,随着一股马厩味道,来到了一段马路上,我超过了她开始了爬山,在这里看到了日出,翠绿的大山,感觉很漂亮。这段路不长,转眼到了茶棚。

茶棚的补给点是42195办的。在这里简单吃喝,志愿者告诫我们,只有一个好汉坡了,言语之中感受到了敬畏。我摘下头灯,换上墨镜,开始了CP9之旅。

CP8—CP9

走出茶棚,看到了“牛B的人往这边走”的牌子,下来就是这个我很喜欢跑得灌木土路,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此起彼伏的山野,后面无人,所幸跑得慢了,看着红色路标条,随手拍起照来。经过鹿苑防火道,来到了晨雾缭绕的挂甲塔,这也是印象中被人提及的路名。在我心中,这是好汉坡的前一阵,当我摩拳擦掌准备爬的时候,发现居然还有一大段坡度很陡的下山防火道,我最担心的路段,几乎不知道怎么跑了!侧身跑感觉别扭,小步颠感觉不舒服,大步下降,震的大腿生疼,走路下山,又觉着心有不甘,就这样痛楚地煎熬而下,心中一个念头,打死也要配一幅手杖,遐想着自己身轻如燕地下坡奔跑,如能解决这个难题,越野大神我也可以有所担当啦,哈哈哈哈哈。

拐了足有十八道弯,来到了好汉坡,一个不起眼的破旧路口,路旁有志愿者再告诫这段爬升600米的跑注意安全,我坐在椅子上歇了会,喝水补充能量。看了下手表的高度,小步跑了上去。

好汉坡,不到此坡非好汉!果然很虐,距离虽然不长只有一公里,但瞬时爬升很高,虽然有路但多有大石当道,手脚并用才能前进。

一个光着膀子背着包的大叔飞速地爬着,我们不时地问还有多远,他总是说快了给我们信心。在这个抬头不见顶,下望不见底的地方,也别有一种情趣,很多户外爱好者写了各种文字,大家依次有序地攀爬,我倒没感觉多难,想比刚才的防火道下坡,我宁愿多爬几个好汉坡,听说旁边还有个缓了很多的懒汉坡,居然还有人组织几上几下,我暗暗地骂着那帮疯子,脚下却不敢放松。手表上的高度不停地跳着,安慰着我那着急的心。总算四肢并用爬到了头,我居然还有气力在山顶的防火道上跑,直到传说中的老望京CP9。

最后一个补给点,没有多吃,灌水后,方便了下,心中想着全是下山,而且看起来也没有防火道了,心中暗自窃喜,这个念头马上就要破灭了。

CP9——终点

土石路下山的感觉找到一点,因而感觉不错,在海拔图上看到的是土路现实中却是一条刚修好还没启用的水泥路,而且还经历一段浮土扬天,百转千回的道路,感觉自己成了泥人了,在拐下路时,又被一个面目慈祥的志愿者给骗了,她说以后就是山间小路下降了,马上就要到终点了,我信了。

开始的松树林间小道很美,即便有坡也很缓,两旁的低矮树丛划在身上也不疼,钻在绿树从里,不热有风凉爽。突然发现前后都没人了,难道前面人跑得飞快甩掉我了?后面的人在休息没追上来,突然一阵紧张。在这里赞一下TNF的路标,隔十几米就有一条红色的飘带在飞舞,幽静的森林里我一个人在奔跑,大声喊了下,山间回荡,踩在地上的松针唰唰地响。一直想找传说中的小五台山,没找到,前面的人多了起来,难道又要爬山?

小小五这段难点是下山,下坡很窄很滑,土路两边树木伸出很容易阻挡划伤,大家跑了长途奔波,在这里不敢发力,我也是,跟在大家后面走路下山,人越来越多,大家谈笑着最后的防火道,丝毫不提眼前这不足两公里的林间小路。有的只是舒缓的笑语和大家对终点的期望。

志愿者出现,公路就在眼前。最痛苦的越野戛然而止。还有6公里就要到目标啦。踏在硬质水泥路上,踏实了很多,动动脚感觉没啥事儿,还能跑,喝了一大口水,轻轻地跑起来。

半夜跑步不知道两旁是什么,早上却发现这古朴的村落,路标依然明显,不时出现的村民在见怪不怪地看着我们,跑友大多在走,我跑过时大家相互道声加油,当转到重复的出发路段时心中一股热流,我就要快跑完了这神奇的越野50公里了吗。

冲刺时感觉很爽,过了终点没人戴牌还是有些遗憾。这些小遗憾,全在休息时大口喝饮料吃东西,享受按摩泡冷水脚时消除。

有多少人会对自己说:再也不来了。又会有多少人暗暗的定下目标:明年TNF100见。我呢,再说吧。

此跑已是追忆,生活仍然继续。

我的博客:TNF50,跑过最野的自己 - 文章

http://weibo.com/p/1001593975387553135140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305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