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野赛记

2016-05-16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1216

一直关注,但一直都只是看着,忙完了一年的事儿,终于开始了越野的计划。

越野和路跑有很大的不同,作为首个越野,体验和学习是比赛的重点,当然还有赛前的各种准备。4.17号,图影半程完成测试,恢复状态良好。之后参照主办方提供的海拔图在山上做了两次10k、15k的训练,平时保持一个小时左右的跑山,还有面条、蔬菜、面条、水果、面条。。。

早上5点,正常起床洗漱吃早饭,整理装备。6点准时出门,看看天气:雨战。

寄存完参赛包,发了微信问曹哥,居然还在楼上。作为一个孤身一人前来参赛的跑渣,呆呆地杵在那儿是件很LOW的事,赶紧和旁边一跑团一起做热身,顺便问群里,一会儿叶姐回复说在厕所旁拉伸地儿,经过打卡点,第一次看到62岁的方叔,想叫方哥,但感觉太不礼貌,虽然都是跑友,但也不能乱了辈分,规矩这东西,还得要有。还没开始聊几句,比赛就开始了,不一会儿就这么冲散了,心里盘算着,反正全程半程都要到CP1的,妥妥地跟着大部队走呗。



出发没多久就遇到第一个赛段的上坡,速度纷纷慢了下来,遇到冲散的方叔,一路小聊,方叔今年62,脸上的精气神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有花白的头发和皱纹可以证明一些,交谈中得知,方叔是当年为了儿子小学体育达标带他一起跑步,都是随意跑跑的,这次也是第一次尝试越野,粗算了一下,随意跑跑就跑了20+年。想起太马上那个说自己明年还能跑一年(参赛资格)的大叔,看看他们的坚持,瞬间感觉自己连发表感叹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仰视。啥都不说了,爬坡吧。



尽管赛前充分了解了赛道的数据,爬升。但随着愈发缓慢的队伍,看看周围的景象,也是楞了:前面跑友的鞋底仿佛随时可能踩到你的脸上;有的台阶是嶙峋的乱石和湿滑的碎石;有的那都只是前面的人踩出来的一个黄泥坑,上面留着踩滑的痕迹;再往下看看,不得不让自己更加小心一点,小心点使用登山杖,别让杖尖戳到别人脸,毕竟整容很贵不说,还影响一生;小心点自己别滑倒,可关系到后面那么多人的安全。雨水的湿滑给原本就陡峭的路增加了难度和危险系数。一路上尽是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爬了一阵,终于到了地势平摊点的地方,山间的路都是小方块的石板路,常年在山顶,有青苔,又是雨天,更湿滑。看边上有碎石软基,便往路边儿走,沿途还是有些许陡峭的台阶,好在都是石板铺成,加上道路宽了许多,便少了几分紧醒。周围都是雾,啥也看不到,只有脚下清晰的路,和路远处无尽的延伸,已知的现在,和未知的未来。

紧接着又是无限的爬升,脚下是只够一个人狭窄泥泞的路,脚边便是悬崖,即使只是透过枝枝叶叶看到萦绕在山腰的雾气,也是一种震撼,再回头看看密林深处,不由心生敬畏。一个人,得有多渺小和无知,才会觉得自己伟岸而高大。

天竺山下坡,台阶,一路的台阶,狭窄湿滑,开始还能蹦跶几下,不一会儿,就看得眼睛都花了,身边有人刷刷刷地飞奔,心里就安慰自己:慢点,安全第一。下完台阶便听到一声“狼嚎”,远远地看到CP1,参天大树下,一个小小的遮阳棚,遮阳棚下寥寥数人,朦胧缭绕的雾气让这画面质感十足。终于半程过了,看了下表,1小时48分,比计划快,考虑到后面不久就有大部队蜂拥而至,没有多停留,吃了半根香蕉,拿了一瓶佳得乐,塞了半袋小番茄,拿了一根黄瓜,踩着光滑的石头过了一条林间大溪,一头扎进了丛林里。

深林里的路不是碎石,不是黄泥,是夹道的草丛、错落的枝桠、湿滑的落叶和无法选择的烂泥坑。各种躲闪腾挪,简直和躲避安保系统差不多,你无法选择是否踩进泥坑,但你有权利选择喜欢左脚湿一点还是右脚烂泥多一点,即使是这样,他也未必给你满意的结果。我想这大概就是越野的魅力所在: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各种可能的失望和突然的“惊喜”,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但你必须做出选择,而结果又未必能如你所愿。

之后在一段茶园的缓坡上奔袭,遇见CP1时碰到的姑娘,听说是女子第六,不由地观察起她的跑姿来,感觉看着挺耗能,大概人有自己的节奏。在这段路上放慢了速度,看了下海拔图,补充了点水分,吃了几个番茄,然后去掏盐丸,怎么掏都没掏到,自我感觉状态良好,想着,算了待会再说吧。但恰恰是这种漫不经心,在后面给足了我教训。

遇到一段下坡太陡,斜坡估计有70度左右,又是烂泥,后面穿来叫声,随后便给了一根杖给后面的临安小伙,路上遇到一个大叔,黄褐色的头发因为雨水打湿揉到一块了,看着很有趣,没有看到号码牌,大概是放在前面了,一行简单的背包。一路聊着,叮嘱着,他问 :你们是不是路跑转型过来的?第一次这速度已经不错了,杭州的山你跑到了,其他的山也没什么大问题了。我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鼓励我们,但看得出很真诚,一路上都在和我们叨叨路跑和越野的区别,各种注意点,大叔说他赛前遇到一个路跑转型过来的孩子,说自己跑个全马没问题,跑越野应该也没问题,大叔自嘲说他很尴尬,像个无知的小孩,默默地离开了。我也跟着笑起来。跑半程后,他们说:半马不是马,全马才是人生;跑了全马后,他们说:路跑没意思,玩越野才带劲儿。25k之后,会有个人说:50k你也可以挑战一下。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水平, 什么样的思想决定想做什么样儿的事儿,什么样的能力决定能做什么样的事儿,什么样的心态决定做成什么样的事儿。

在丛林里穿梭的过程中,因为感觉到膝盖有点不适,放慢了脚步,不一会儿就把大叔和小帅哥弄丢了,顺便带走了我一根登山杖,只能用一根杖了。看了看时间,该补盐丸了,一直找我的盐丸,盐丸,盐丸,但怎么都摸不到,路上又不想卸了装备找盐丸,想是在路上懂塞塞摸摸给弄丢了,心里一阵叹气,只能赶紧吃小番茄,士力架和运动饮料补充能量,虽然知道于事无补。

果真,还没到CP2,在山林里抽筋儿了,不得不停下脚步,很无奈地朝自己笑一笑,两次有准备的首马问题都出在小小的盐丸上,第一次是杭马全程,别人没带,自己带的数量刚好,支援了一把,自己跑崩了;这一次带了足量,却丢了。不甘心,抱着希望使劲掏,掏半天,转念一想别待会儿把哨子给掏没了,这森山老林里,谁知道待会会遇上什么。靠着一树做拉伸,慢慢地把心率降下来,看着周围烟雾迷蒙的森林,有那种潮湿阴冷的感觉,若是漆黑的夜晚,多少会有点慌吧。空荡荡的四周,没有人,靠着一棵大松树,真的能感受到那种来自大山的力量,耳机也恰好放着《贝加尔湖畔》,特别平静,特别舒服。

不一会儿有一哥们跑过来,低着头,眼看他要跑错方向了,提醒了一声,却硬是把那哥们吓了一个踉跄,转过头从他眼里我都能看出来是真的是正儿八经地吓懵逼了。回过神来后不停地感谢:要你不吓我,今儿我就跑丢了。


缓了一阵,重新上路,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很多感官会被无限放大,有很长一段路,都是一个人,我说过,每座山,每个台阶,都有自己的节奏和韵律,如果有幸你能感受到;而在这里,在这个完全没有人工痕迹的地方,树根盘虬卧龙,树枝盘区嶙峋,一枝一叶都是野蛮生长,按着大自然的节奏。当你在奔跑中,晶莹的雨滴从帽檐滑落,延伸出来的枝叶刮擦裸露的手臂,从倒下的大树干下钻过,从破土而出的老树根上跨过,那些瞬间,即使在写这篇赛记的时候,依然能够感觉得到森林里那股流动着的气场。 他会一直伴随着你,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借给你力量:自然的力量。

在九溪烟树,又抽筋了。休息的时候看到方叔追上来,还有小帅哥,方叔问需要盐水么,知道盐丸意味着什么,说:没事儿,你们先走吧。一路小跑后终于到了杨梅岭,快到CP5时,老远就听到志愿者招呼的声音,一进站,便要了云南白药,志愿者美女蹲下来给我膝盖上喷涂白药,还帮着抹匀按捏,另一个菇凉问我水袋要灌么,嘴里正吃着补给,来不及回应,点了下头,等我拿好水果补给,美丽善良可爱的菇凉已经帮我把水袋灌满了,灌满了,满了!瞬间多看了一眼这姑娘,自带的一升水还没喝完,接下去只有5k,不需要补充那么多水啊,菇凉。看到这么真挚的脸,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她们无非是怕你路上渴着饿了,这份沉甸甸的善意是真的特别真诚浓烈,和她们道完谢。便踏上了最后5km。

在花圃到植物园路段的时候,遇到叶姐带着几个人马,刷刷刷地飞奔追上,打声招呼,和他们一起穿过丛林间一段不堪的黄泥野路,在走上正常的柏油路后,就只能望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背影了。 看了一下表,时间足够,比预期的要快近一个小时,一路走,一路清理背包口袋里的补给垃圾 , 却意外发现了盐丸,藏在最底下,只能苦笑一声,掏出一颗吃了。剩下的路,就一路控制着速度,跑跑走走,就当散心了。

终点石琥驿站,停表:5小时09分,里程27.8km,爬升1697。完满完赛。在终点黄褐色头发大叔说小帅哥一直在找我,还我杖。去取了杖,领了奖牌,参赛包,换了衣服,拉伸完,没顾上找叶姐、方叔、大叔、小帅哥合影,便背上东西赶路回家,一路上和每个冲向终点的跑友喊加油, 他们让我看到自己努力时的样子、竭尽全力时的样子,还有痛苦时隐忍的样子。感谢有你们!

(方叔、大叔、小帅哥同框出镜)


人生初次越野,虽然心率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肌肉伤痛在所难免,比赛过程中的自我管理存在瑕疵,但膝盖暂无大恙便是顺利,安全完赛,成绩比预期快近一个小时,可以算是完满。

5.8,母亲节,感谢母亲,感谢大女儿!

感谢各位志愿者,感谢各位跑友,感谢最忆!

2016第一个计划完成,期待下一场越野。


只想说一句:跑渣入坑了。


赛后总结:

1、不管什么目标,选择很重要。

2、充分的准备,很重要!

3、自我认识要清晰,比赛定位要准确。

4、登山杖要带。


5、及时补充盐丸。

6、不要乱扔垃圾

7、尊重真我,敬畏自然

8、我们,真的太渺小

9、人生苦短,健康第一

10、努力工作、认真生活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26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