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七尖,温暖的七尖

2016-05-24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1352

睡了一觉,人又恢复了太半。看着群里热烈的讨论,昨日种种,有如梦幻。

报名纯属冲动,小伙伴不受我的忽悠,但经不住阿宝的感召,纷纷入坑。他们比我勇敢,初野就挑了个号称华东最虐的七尖56公里越野。除了风子月跑量过百,我跟路上能保证四五十的月跑量已经是相当勤奋,奶娘更别提了。我们都是靠意志跑步的人!我从宁波山马回来就一直感冒、咳嗽,久治不愈,喝完最后一幅中药正好七尖出发。

有伴是幸福的,七尖注定孤独。虽然某人每次都说一起跑啊,我陪你;可是,每次一出拱门就甩了我。下了一夜雨,早晨也没歇,为安全起见,组委会发枪时间一推再推,三点多就起床的我,全副武装,帽子、头巾、T恤、袖套、皮肤背心、长裤、雨衣,冷倒是不冷了,出去不久就是一大长坡,爬坡堵车,林子里下小雨,雨衣里头下大雨。从来没有一下子出那么多汗,一时也没敢脱,才到一半,就觉得脑袋发晕,眼前发黑,吓死,赶紧喝水,吃盐丸,吃胶,吃糖,退赛的念头格外强烈。正好有个摄影义工蹲在斜坡的拍照,赶紧问他是现在退回去合算还是到CP1退赛方便。他说,现在退下去太危险,还是到CP1吧。

呃,走吧。扯掉雨衣。慢慢缓了过来,又有了精神,照例见到摄影义工摆拍,正得瑟,脚底一滑,双膝跪地,手肘撑着烂泥,溜溜地滑下去一米多,幸而没石头,没受伤,当时还觉得挺好玩,滑滑梯啊,不就重新再爬回来嘛!摄影义工告诉我是女生第13名。过了宝剑石补水点,又进林子,直上仙人顶,猛出汗,没多久,发晕的感觉又来了,旁边的跑友说我脸色煞白,又是盐丸、胶、糖,拼命吃东西。我要退赛!仙人顶,龙王尖,下山的防火道虽然被刨得稀烂,但斜着脚下去也能慢跑起来。终于熬到CP1。志愿者说要抓紧了,这个点还有十分钟关门。运动饮料已经没有了,香蕉也没有了,只有饼干、大半瓶可乐、小半桶矿泉水,还有一点葡萄干。好不甘心,爱上越野的一大理由就是丰富而神奇的补给食品。“很抱歉,这个点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背上来的,水果、面条、粥,CP2有。”我要吃香蕉,我要吃橘子!倒了点水,塞了包干乎乎的闲趣,我决定到CP2大吃大喝再退赛。慢慢往前走,前面就是药王峰,千亩峰,我对一起出发的跑友说你先走吧,我到CP2要退赛的。一想到退赛,身体就懈怠起来,嗓子也开始有咳嗽征兆,赶紧吃颗龙角散,后面的路只要嗓子一有什么不适就含颗龙角散,效果还不错。药王峰、千亩峰,都是大石头,手攀脚爬,打足十二分精神,鼻塞咳嗽统统治愈。走着走着,大胡子跟衢州的姐姐上来了,他们说自己是关门,我心里想着自从威斯掉车尾我就不怕一个人上路了。志愿者说还有三公里到CP2,只有半小时了,大胡子跟衢州姐姐跑起来了,我跑得没他们快,一会就不见人影,关就关吧。

下到CP2,居然不打卡,也不关门,说是不好下撤,得到CP3。好吧,先吃了再说。有粥有面有姜汤,有香蕉有葡萄干就是没橘子。(内心默赞大宝赛事无数遍,树山也很棒啊,真正良心赛事。七尖赛事包真不咋的,补给也是一般般)喝了点粥,啃了根香蕉,默默出发,笨鸟得先飞,一会险被砸伤的小姑娘跟她男朋友追上来了,一会上海小男生追过来了,一会胖胖的纹身师追上来了,他说他要争取在CP4不被关门,这样就算终点被关,走也走完七尖。为他祝福!一点也跑不动,CP2到CP3的路相对容易,盘山缓上石子路,大步迈,风来遇冷就跑几步,到深王公路正是大雾,能见度不足一米,后面就是下坡,坚持小跑到了CP3。离关门还有半小时。点上已经没有选手了,我告诉志愿者我是最后一名,我打算退赛了。志愿者说来了七尖不跑到CP4就没意思了。前面十来个人才走十分钟。好吧,我知道这段是最虐的。既然没关门,那就继续往前走吧。想喝点可乐,志愿者告诉我,别喝,过期了。喝点粥吃点面条,灌足水,继续上路。

看见强制装备检查点,远远地就有义工大声喝问有没有带头灯,有!有没有带手机?有!有没有充电宝?有!哈哈,进帐篷喝了点热水,照例告诉他们我是最后一名。问他们我还有机会到CP4吗,他们说要抓紧了。赶紧出发,走了几步不放心,回过头来,大声喊:“我在山上,你们会来救我吗?”“会的,我们两个人上山的”心稍安,继续上路,后面又喊,“你是多少号?”“3115”

前面没几步就是岔道,右手大路往下,左手边一个窄窄的斜坡矮树枝上挂了几条指路带,这里好多人都跑错道,甚至跑崩了。慢悠悠往上爬,走几步就歇一歇喝口水,加油,爬到那株漂亮的映山红再停,走到那根指路带再喝口水。山风吹过,发现胳膊上汗毛一根根竖起来,毛发尖上都顶着颗小小的白色盐粒子,好神奇啊。吃盐丸。一路胃口很好,龙角散,运动软糖,能量胶,牛肉粒,牛肉干,果泥,能量棒藏得太深,不方便摸,带的东西吃了大半。

走着走着就到了仰天坪,六十度的大陡坡,急降,碎石,泥地,二百多号人过去了,真像是野猪群刨了又刨,没有植被可以防滑,最可怕的是坡上一道一道显眼、笔直的鞋印滑痕,看得心里直发怵。没办法,退无可退,只有硬着头皮下,开始几步还想着小步高频的诀窍,拄着双杖往下点,但是根本不行,太滑了,压根没下脚的地方。一根根断裂的登山杖打着横地笑着我,你就下吧!正愁着,只听得山下有人喊“后面还有人吗?”大喜过望,“有,后面有人!!!”“后面有人吗?”“后面有人!!!”……然后……然后就没有了……死寂。你丫不是逗我嘛!(千万匹神兽奔腾而过,把仰天坪刨完一遍再刨一遍,一遍又一遍)心一横,杖丢掉,坐下找没石头的地屁降,一边滑,一边觉着腰那里泥聚了一堆。后来有人说我裤上的泥印子像只狗,哈哈,我喜欢。

终于滑到了山下,手套瞧不出原来的色儿,有个水点在,放了几瓶运动饮料,塑料袋里还有一只小面包。什么人也没有,大声喊了喊,没人应,自个儿灌好饮料,狠狠啃了口小面包,然后又把它放回了塑料袋,上路。

心里不知怎么的充满勇气,我要在关门时间前赶到CP4!我跑了起来,前面是细密的矮竹林,中间窄窄的一人道,低着头,猫着腰,一手执杖向前,拨开枝桠,一手拖杖在后撇开侧面的叶子。在竹林里绕着绕着,经过一段可以跑起来的下坡路,渐渐听见水声潺潺,还有鸟儿鸣声,快到底了么?要到梅家村了么?手机提示电快尽了,五点十分,我要赶在六点到达CP4,到了CP4再充电。可是怎么又有坡,难道大仙顶还没到?难道不是四公里直下1200吗?一个又一个的缓升,磨得人没脾气,天色渐暗,我已不求关门前到CP4,只是暗暗下决心赶在天黑前下山。后来,后面突然有声音,大胡子出现了,原来他与衢州姐姐在强制装备检查点后就跑错道了,多跑了四公里,衢州姐姐跑崩了,在收容义工的帮助下正慢慢往前赶,他紧上来还是想完赛。嗯,那你先走。慢慢走到大仙顶,大胡子、还有一个白衣帅哥在等我。六点,天黑了,打开头灯,结伴安全。

四十几公里的路,一个人走了大半,有些路,再难也得一个人走下去。(睡觉,明天再续温暖的七尖)

七尖是温暖的。领好赛事包,蹭了陌生选手的车到达客栈,还没登记入住就被领进餐厅,三张大圆桌快坐满了。包往墙角一扔,来来来这边坐下吃饭。七八个湘潭老大哥,还有一个金华小姑娘。没说话,扒了几口饭,旁边的李青大哥大手一挥,“来南岳衡山越野,送你们两个免费名额!”哇,天上掉馅饼啊!与金华小姑娘同屋,娴静干练,大神,香港大帽山、黄山百公里越野完赛,金华南北山越野赛组织者,月跑量300,去年七尖没完赛,今年再战,拿了第五名。膜拜。(同屋的还有一个杭州妹纸,路跑很牛,初野,下了一夜雨,根据身体状况,理智地选择了退赛)

某人说是初野要跟着我一起跑的,可是还没开始爬山就把我甩了。倒是红豆杉听说我落后面,特意在第一个大坡前等我同行。在宝剑石前面的公路上,也是初野的红酒生生等了我们半小时。以致于到了补水点没啥吃的,红酒见桌上还有一罐啤酒,无意道,“补给还有啤酒啊”“不是,你要就拿去吧。”嘿嘿,越野就是这么给力,红酒灌下啤酒,脚底生风,一会就没影了。

猛出汗,爬不动,让红豆杉先行,我一个人没事的。

后面上来一个上海初野小男生,特热情。美女来个士力架吧;给你牛肉干;你要吃盐丸么;你脸色煞白,停一下吧;来倒点水给你,留一点给后面巨人哥;美女,那个软糖挺好吃的,还有吗?一摸口袋,软糖居然丢了,好郁闷!希望后面有人捡到它继续吃。出了CP1,想退赛,让他先行,后来在CP2又见到他,不知道他有没有顺利完赛。刚进CP2,又恰好看到红豆杉出发。谢谢一路的帮助。

大胡子与白衣帅哥特意在大仙顶等我下山,黑漆漆的夜,头灯下水雾清晰,脚下泥泞,时有小虫撞上光源,beyond的歌声驱散恐惧。下着下着,收容义工带着衢州姐姐赶上来了。关门收容四人组与两位收容大哥走走聊聊,倒也不觉着怎么累。

越野的义工超棒!撑着伞扛着相机的摄影老大爷在大泥坡上一守就是好几个小时;CP1所有的补给都是义工自己扛上去的,雨天路滑山陡负重,艰难可想而知。来得晚,没什么补给了。见我要运动饮料,一个义工小姑娘悄悄把我拉到一边,从地上盖着衣服的箱子里摸出仅有的一瓶佳得乐倒给我,那本来是她自己留着喝的。关门收容义工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儿,得有高度的责任心、超强的越野能力、要会照顾人,还得懂点心理学。你得把濒临崩溃的选手一步步骗下山。义工草原说去年他们就陪着选手走到凌晨一点才到的CP4,今年算是早的了。

九点,老徐准时打来电话,正下坡,没敢接。过了没多久,奶娘的电话来了,她急死了,天越黑越忧心,风子跟路上已顺利完赛,就差我了。我说还在昭明寺,还有半小时才到CP4,他们要开车来接我。漫长的石板台阶,暗夜里阿弥陀佛的梵唱有些瘆人,但听说这些都是庙里的僧人、居士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背上来的,敬意油生。下山的路上也确实碰到好几个比丘、比丘尼、居士打着手电,戴着头灯,背着竹筐上山,筐里满满的黄色蒲团似的东西叠得很高。经过时,义工草原总是客气地让路,口诵阿弥陀佛。他说他们在修行。石头太滑,又跌了一跤。衢州姐姐大叫,有蚂蝗。大胡子的鞋子里真倒出了蚂蝗。九点四十五分,终于走到五里亭,看见公路了,可以上收容车啦!车上,月亮又打来电话,问我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群里的朋友都很担心我。心里暖暖的,特别不好意思,到了山脚也没上群里报个平安,山路颠簸,更懒得在车上掏手机。打开群,都是朋友们关切的询问。

终于回到天一阁,奶娘、风子、路上,搬椅子、递姜茶、打白粥,各种嘘寒问暖,小伙伴们太给力了!奶娘偷偷塞了一块东西给我,奖牌?她死皮赖脸软磨硬泡各种威逼利诱才骗来的,本想自己留着,见我像个小乞丐似的,楞是塞给了我。

七尖,还来吗?感觉有点怂。但跑成这样不遗憾,每一公里都是赚来的。山还在那里,一切皆有可能!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2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