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峦相恋,共人生风景

2016-05-25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1998

作者:小白骨精

题记:清晨时光,一场梦里的越野跑被惊醒,关于梦的结局,彷佛是在寻找小伙伴时迷失,又像是在一次长陡坡的速降后迷路……

实在不愿用一篇流水账纪录自己在五月的第三个周末里于天目山七尖所经历的这一切。已经很久不提笔写字,在这个舆论大爆炸世界,你的思想、主张、意识,即使引人注目,也不过三五分钟时间。现在人的阅读量大得惊人,又少得可怜。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和所有人一样,扔掉书本,放松时间意识,把自己浸淫在看似饱满实却荒芜的交互终端世界。反省过无数次,但最终我还是被自己说服:你已然不能成为改变世界的大咖,那么何不轻松自在的享受现在。

言归正传。

是对大山的热爱,是对极限运动的迷恋,还是对成功的渴望,成就了一次的行程。童年记忆中没有山峦,只有河北平原一望无垠的麦田和黄土地上农民们爬满褶子黝黑的脸。长大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能亲自决定自己的人生体验那真的很赞。成为一名徒步爱好者的过程实在漫长,还没等看完中国的名山大川,我已经深深迷恋上浙江的山间小道,痴迷着、追逐着。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千八徒步的第三天,跟着迷路的向导,一路数次探路开路各种披荆斩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光景,依旧热情高涨毫无畏难情绪。

用开放的心态去体验整个过程,无关乎浪费时间或者结局失败。这是我参加越野赛一直都告诉自己的一句话。个体的先天差异、后天经历,都影响参赛的过程和结果。我不能掩盖自己心脏先天不足的事实,当然这也是我开始徒步的一个重要因素,至于后面被某妖带入越野之坑并深深迷恋上越野,连当事人都始料未及。老妈对我在外面的一切并不知情,偶尔透露给她点边角料的信息,她就又要回到更年期了。

七尖对于徒步者来说,经典之处自不必多言,四季的景致各有迷人之处,每一座峰顶都有浩瀚的风光。对于越野跑,一天完成全部的四千五百米上下升降的五十多公里路程,就不那么可爱了。参加第一次七尖越野是东天目到西天目的路程,最终大仙顶的下坡时,带着伤的膝盖终于不能正常活动,非常痛苦的一点点挪下山,遗憾退赛。当时一起去的小伙伴也都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赛,就促成了这一次的报名参赛。不得不承认,我们比其他参赛选手完赛渴望度更强烈些,毕竟经历过一次失败了,没有谁总喜欢频繁找虐,啜饮失败。

可是天公不作美,接连两天的雨把本来充满希望的行程变得前途未卜。朋友们都劝我放弃比赛,“你弱女子一枚,何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呢”,“没有女汉子的身体,空有女汉子的豪迈”“下雨不进山,安全第一位”……听完这些我有一种很想证明自己的感觉。当然不是要证明我是条汉子,是说这种难度的比赛我能行,想想在报名成功后的这五个月的时间里,多么努力的在训练提升,牺牲了每周末打羽毛球聚餐腐败,不停地到杭州山里去拉练,做了还算充分的准备。

我的整个参赛过程从清晨六点开始到晚上七点四十终止,遗憾的又一次没有完赛。西天目到东天目这个反向赛道,也是曾经徒步过的路线,赛道相对熟悉,体力、饮水、自带补给分配也比较有把握,CP1~CP3都是临近关门半小时内到达,前面这段路体力满满,一路上身体没有疲倦感,走起来也相对轻松一些,走过很多次高难度路线,所以巨石或者是大下坡都能够轻松完成。在仰天坪吃的饱饱的,志愿者检查完强制装备后,鼓励着我们:“去吧,走完这段最艰难的路,赶在CP4关门时间前到达,你们就一定可以完赛”。去往CP4的路上,是一路小树林,树叶刮蹭着面部颈脖,还会很多枝干撞到头部,脚下是5cm甚至更深的软泥路,黏黏腻腻拽着体力已经大不如前的我们,那段路本应提速,可我们却毫无冲刺的体力甚至愿望,在湿滑的大陡坡面前,又舍不得摔倒滑下去也不愿把衣服弄脏,每一段的下坡里都走的慢吞吞,这一段路最终成为了我们没有在限定时间内打卡的最主要原因,所以最后那段千米大下坡即使有万般能耐也是无济于事,更不要提下雨大雾路况不明导致迷路,趟过枝叶繁茂的雨后植被,被无数只蚂蝗啃噬着的崩溃情绪。

脚踝处感觉到痒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没时间也不希望自己被蚂蝗咬了,但又忍不住去想是不是真的有一只或者几只蚂蝗,在我焦急万分往下冲的时候,在我迷路听着梵音却犯错拆开大雷音寺菜地围栏穿过的时候,悠然自得的吸着我的血液,软体动物贴在肌肤上的感觉,多想象一秒钟,都有让人呕吐的冲动。体感和想象力,我也不能清晰判定是什么让我停下来翻开裤管袜子去查看情况,头灯和手电刺眼的亮光下,看到有十来只身体细细长长的黑色软体动物在鞋面上努力的赶路,脚踝上还趴着三只正在晚餐的蚂蝗,瞬间崩溃的我,眼泪夺眶而出,从来没有用手触摸过软体动物湿软的体表,这一刻戴着手套,疯了一样的将那几只蚂蝗撕下来扔进草丛,同路的姐姐看着我这疯狂的举动和幼稚的哭鼻子,或许真的惊呆了,又走了五分钟我停下来让她先走,自己要脱鞋子清理蚂蝗,她也不肯丢下我但又很焦急,就等在边上。脱掉鞋子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接起电话全然不顾旁边人的感受失声痛哭起来,袜子里鞋子夹缝里,都检查出蚂蝗,那一刻真的就差躺地上打滚了,鞋和袜子立马丢进垃圾桶,我都不会觉得半点可惜。寻求救援是不现实的,姐姐劝我穿上鞋子继续走,不情愿也没有任何办法,穿鞋的那一瞬间,感觉像把手伸到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狗嘴里。最后的20分钟石板路,我飞一样下山,到公路上第一件事情就是脱掉鞋袜……

这场越野赛,头一回体验了雨战,头发粘在一起水顺着往下流,浸湿了头巾和内衣,汗水雨水混和着泥巴沾满全身,从未体验过在泥水里拼命的奔跑,泥浆溅在腿上、屁股上,凉丝丝的,如果不考虑很脏,并没有别的不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献出了自己爬山以来第一次摔跤,在沾满泥水的石台阶上,一屁股坐下去,整个五花肉系统都震颤了,真正体会到物理性的心惊肉跳。赛后,回到酒店检查完全身,发现膝盖上乌青着一块,其他地方完好无损。皮肤黑了,脸蛋上的晒斑又新添几颗,我倒认为黝黑的皮肤更健康,斑点疤痕什么的是玩儿户外必不可少的点缀,白嫩的皮肤看的腻了,倒觉得这样有点儿沧桑感才恰到好处。也许很多年以后我们只能靠回忆活下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比周围的人有更多的值得晒值得聊的往昔,这会是一种不错的感觉吧。

小强陪着我走完全部路程,第一次越野比赛有人陪着走,少了孤独和恐惧,多了相互鼓励和帮助。七尖的路私补非常不方便,所以非常感谢胖子带来苹果和蛋炒饭。

战士和马路双双完赛,小强还是个正在努力成长和进步的大孩子。而我,要走的路还很远,要克服的障碍还很多,下一次再来七尖越野,希望能够完成心愿。

附一部分参赛照


图1:爱尚四季越野的朋友们

图二:小白和小强


图三:老虎大哥做志愿者拍的私照


图四:巨石下山后状态不错的小白


图五 蚂蝗咬过留下的伤口


图六 比赛留下的唯一一处伤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36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