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克服引力 撑向蓝天:撑杆跳和雷诺拉维莱涅 (下)

2016-05-31
在这时,顿涅茨克体育场的上方,体育之神赫耳墨斯正悠然自得地俯瞰着这个21年来首个有胆量挑战他神之权威的凡人。

乌克兰基辅的夜异常宁静。在一年前的这里,政府和反对派之间得来不易的休战使得胡谢夫斯科大街暂时清净了许多。火车站的抗议者们在大街的角落里互相拥抱,因为他们已经嗅到了暴风雨的的来临——还有三天,2014年乌克兰革命即将到来。

同一时间,乌克兰以东700千米、距离俄罗斯边界100千米的地方,雷诺拉维莱涅正在创造属于自己奇迹。在撑杆跳场地上,这个不安的法国男人正在紧张地等待着无法听懂的俄语介绍自己出场。他的身上有一个小小的映衬——手上的石灰粉和脸颊上的淡淡的惨白。在这时,顿涅茨克体育场的上方,体育之神赫耳墨斯正悠然自得地俯瞰着这个21年来首个有胆量挑战他神之权威的凡人。而凡人,用舌头舔了一下略微发干的嘴唇,目光落在眼前的跑道上,将撑杆齐腰举起,抬头望向远方。

拉维莱涅低头看下自己,好像在对自己说——你属于这里,这是属于你的时间。但是这个方法貌似收效甚微。三次6.01米跳跃失败,那个横杆在第四次试跳时隐约出现在了距离地面之上6.16米的地方。此时,勃布卡仿佛头戴皇冠、微笑着、看着拉维莱涅。而他像夜色中威尼斯河上的船夫,举起撑杆准备用自己的巧力驱动一船的货物。看,他仿佛从脚踝到脚趾都积蓄了蠢蠢欲动的能量,势在借助牛顿所发现的更多动能,创造更崭新的奇迹。

悄无声息地,他挺直肩背,起跑、爆发、直指自己的命运。拉维莱涅的重量和速度以指数之势叠加在一起,他如同被拉弯的弓箭,一瞬间能量爆发。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开始加速,他借助杆子的反弹力跃向布满星辰的乌克兰冬日的天空。

在撑杆的最高处,拉维莱涅的身体卷曲依附在撑杆上,像一个树懒一样安定地在夜晚休息。这一刻,他离人类最高极限是那么的近。这一刻,时间又慢了下来,一秒被分成了两半。他悬停在空中,身体在一个人类从未到达过的高度。双腿倾斜,胳膊伸展,这一刻,拉维莱涅已经成为了他一直追求的、夜空中那最亮的星。

在他摔落在垫子之前,一团团困惑已经在拉维莱涅的脸上烟消云散。在场的所有人,甚至他自己都无法相信刚刚的所作所为。他第一时间抬头检查杆子的状态,它扔安然无恙地呆在距离地面20尺的上方。他用手抱住自己的头,甚至拽自己的头发,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开始奔跑但是不知道跑向哪里,不知道该做什么。教练、对手、朋友都纷纷上来拥抱这个新晋的世界纪录创造者,但是他自己仍是一脸的不知所措。他已经创造了一个人类目前无法企及的新高度,一举抹掉了前人创造的所有记录。

而这些记录里包括了看台上的勃布卡在21年前创造的6.15米的纪录。此时,这位乌克兰传奇,这个优秀而温暖的男人脸上地似乎有那么一丝痛苦。这种自然而然的失望似乎不太可能被掩饰,一个曾经是你珍藏的物件,现在它属于了别人,这种感觉当然不好受。

勃布卡和拉维莱涅

“人的身体不是机器,他不会每次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下机械地运行。在我运动生涯的某些时刻去完成某个动作,我的身体可能会呈现不俗的表现。但是变化时时刻刻都存在,这使得我们的身体好像有时与撑杆跳这个项目毫无关系。一味的追求破纪录,这个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但对于精英运动员来说却意味着所有。”当回忆起两年前的在乌克兰顿涅斯克举行的国际室内田径大奖赛发生的一切,此时身处2016年5月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采访室里的拉维莱涅一脸平和地说,仿佛说那一次的成功是有幸运女神缇喀眷顾的缘故。

但是在这几年时间里,他几乎垄断了所有男子撑杆跳的金牌——世锦赛、欧洲室内锦标赛、钻石联赛、奥运会,成为了当年的“沙皇勃布卡”。可以说,只要拉维莱涅参加的比赛,其他人只能争夺亚军。虽然拉维莱涅在跳高上有极强对的天赋,但是被问及“天赋和努力哪个更重要”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时,他还是说:“这两个同等重要,如果我没有后天的刻苦训练,日复一日的训练,可能也不会获得现在的成绩。”

当我问他:这几年不断地获得冠军,有没有想试着去改变自己的技术或者跳跃动作,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试着挑战更高的人类极限?他说:“其实我一直有在改变,例如对于撑杆的选择。现在我的杆比之前的更粗也更短,而且也选用了纳米材料制成的撑杆。但对于跳跃技术,我不想改变,因为我之前的成绩已经证明我的技术是有效的,我只需要去保持它就可以了。”对于这句话的理解,让我想到了张学友。有人会疑惑为什么张学友的唱歌方式一尘不变,就是因为他已经是歌神了,他不需要再去改变什么。

这似乎有些独孤求败的意味,但是30岁的雷诺拉维莱涅仍然在撑杆跳上前途无法估量。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当年的勃布卡一般,一直在等待一个人能与自己抗衡。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35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