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9岁全马进三!华裔神童蒲仲强的故事

2016-05-31
这个华人小男孩三四十年前创造的多项世界纪录,至今仍无人能撼动。

“六一”儿童节将至,咱们就来说说一个马拉松天才儿童的故事。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当今被广为传诵的马拉松励志传奇,主角几乎都是老、中、青年人,少年儿童的却极为罕见(个中原因咱们后面会解释)。

即便听说有哪个低龄稚童能跑全程马拉松,绝大多数人的反应估计和对耄耋老者跑全马的反应完全相同:厉害!能完赛已经很了不起,成绩就不苛求了。

警告:不要小看乳臭未干的熊孩子跑者!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有一出名为《你比五年级生聪明么?》(Are You Smarter Than a 5th Grader?)的电视真人秀,而这篇文章要讲的,就是一个马拉松跑得比你快的小学三年级生的故事。

拥有五项马拉松世界纪录

知道5岁儿童跑全程马拉松的世界纪录是多少吗?

答案:5小时25分09秒,由1972年7月11日出生的美国堪萨斯州小男孩巴基考克斯(Bucky Cox),于1978年独立日(7月4日)在该州举办的一场马拉松比赛中创造。

6岁孩童的全马世界纪录呢?

创造者还是考克斯,1979年6月创造于俄亥俄州。时隔一年,他的成绩突飞猛进到4:07:27,超过美国成年男性的平均成绩。不过,考克斯保持的纪录也就这两项了。

除10岁之外,从7岁到12岁的五项马拉松世界纪录,都由一个叫卫斯理保罗(Wesley Paul)的美国男孩保持。

1969年1月25日出生、家住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的保罗,1976年9月在当地的“美国之心”马拉松比赛中以4:04:08顺利完赛,创下7岁儿童马拉松世界纪录。

1977年9月在首届芝加哥马拉松,八龄童保罗的成绩已经让众多大人都望尘莫及:3:15:20,以0.11秒之差打破美国纪录!厉害吧?这还没完。

一个月后在纽约马拉松,他跑出3:00:31的惊人成绩,一时名声大噪。《纽约时报》称他是“有史以来最能跑的小孩”,美国《体育画报》将他列入全球体坛年度13名人榜。

1978年10月,同样是纽马,9岁的保罗虽然在后半程撞墙,但仍以2:59:17的成绩一举破三!

一个多月后,在同年12月举行的阿拉巴马州杭茨维尔(Huntsville)马拉松,他将个人最好成绩缩短到2:56:57

10岁那年他不知是表现失常、没有参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年龄的纪录落入另一个美国男孩手中,而后者的成绩3:02:23还没有9岁的保罗快。

1980年12月,11岁的保罗卷土重来,在杭茨维尔跑出2:47:17的好成绩;第二年他在休斯敦马拉松将个人纪录再提高到2:46:42。这两者也是相应年龄的马拉松世界纪录。

9岁进三,10岁有画传

哇,谁家的小孩这么厉害——9岁全马进三,11岁进250?!赶紧查他的底细。

众所周知,“保罗”这个源自《圣经》的名字,在欧美一般被作用人名,但也有少数人以它为姓,例如美国国会就有一对著名的父子议员罗恩和兰德保罗(Ron & Rand Paul)。

网上搜出来的结果,让笔者大跌眼镜:这个卫斯理保罗,原来既不是洋人,也不是混血儿,而是个如假包换、百分之百纯正血统的华人!他有个很传统的中文名字:蒲仲强。

那他的姓为什么会写成“Paul”呢?笔者有点纳闷,再一想便恍然大悟:“蒲”字的闽南话发音,和“Paul”的英语发音非常接近——蒲仲强是一对台湾赴美留学生的儿子。

1979年,美国有人为年仅10岁的蒲仲强出了一本黑白画册,题为《Wesley Paul, Marathon Runner 》(卫斯理保罗,马拉松跑者)。

虽然只是薄薄的一本——总共仅39页,但它用第一人称的角度,有趣地记录了保罗平时的生活、训练和纽马进三的全过程。

书中几个场景:

保罗在家和妈妈一起喝完牛奶,接着开始训练;父亲手握秒表在一旁督促。在学校操场上,他说:“我不想把自己的跑步当成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纽马赛前,他边拉伸边说:“这不大好玩,但很重要”。在起点斯塔腾岛的草地上打坐时,这个十龄童想法相当老成:“很多跑者会在比赛前冥思。有些人试图放空头脑,但我会思考比赛,考虑我的每一步。我会思考自己的配速,以及我要如何呼吸,并努力想象自己在5英里、15英里和20英里时会有什么感觉。如果能够,我会在脑海里把整场比赛先过一遍。”

在比赛过程中,他的脑子也没有闲着:“我有大量时间思考。我会想音乐、编曲调并哼出来。我会在脑子里琢磨数学题。看到跑过的英里牌,我会把它乘以6分半(4:02/km配速),以便知道已经跑了多少时间。”

尽管如此,到了35公里处,他还是跑崩了:“突然间,我感觉自己一步也迈不动了。被激光枪打中肯定就是这样。我感觉整个人都瘫了,周围的跑者一个个掉出去,和梦里一模一样。”

三岁多开始跑步

蒲仲强为什么如此年幼就开始跑步?2014年10月,蒲仲强父子在纽约接受台湾《壹周刊》采访时,道出了个中缘由。

蒲仲强的父亲蒲大宏和母亲陈建,都是台湾大学高材生,毕业后赴美攻读硕、博士学位。1969年蒲仲强在美国出生后,父母因忙于学业,将他送回台湾外公家,三岁半才接回美国。

体重突破百公斤的蒲大宏,为减肥迷上跑步。三岁多的蒲仲强在操场玩沙子,无聊时就起身跟爸爸跑一圈。“一开始跑一圈,觉得好累呀。看爸爸还在跑,我就再跑一圈。昨天跑两圈,今天看看能不能跑三圈,开始自己设定目标,跟自己比赛,很有成就感。”他回忆说。

2009年蒲仲强告诉《纽约时报》:“当时我们那儿没事可干:既没有有线电视,也没有任天堂和Wii。要么和他(爸爸)一起出去,那么无所事事。多数时候,他都会试图阻止我做过头。对我来说,这始终是个内心挑战的问题:做一件其他人都没做过的事。”

在著名跑步教练哈尔希格登(Hal Higdon)创办的马拉松训练网站上,有一篇蒲仲强的自述《我只想和父亲一起跑》,解释了他跑步的另一个理由:

“我的头四年在台湾和祖父母一起生活。当我终于和父亲团聚后,他正在纽约上圣约翰大学。为了减肥,爸爸开始跑田径场,我会跟在他后面。起先很难跟上,但后来我们都开始提高了。因此我的动机是,我只想和父亲一起跑。

“后来我家搬到中西部,我跑了一两场比赛。爸爸决定报名“美国之心”(Heart of America)马拉松,因此问题又变成我跟着他跑。我们从未测量过(跑步)英里数,只是出去跑上60或90分钟。我们一起以4:04完赛。那时我7岁。

“一两年内,我突破3小时,创下年龄组纪录。有人写了一本关于我的儿童读物《卫斯理保罗:马拉松跑者》。我的最好成绩是15岁在休斯敦马拉松跑的2:38,其实这从来就与和其他人竞技无关。对我来说,跑步更多是一种有趣的锻炼,一种能量的释放。我喜欢把自己推向极限,也喜欢与之俱来的精神训练。

“我受了一些伤,于是将注意力更多转向学业,但从未停止跑步。在哈佛上一年级时,我认为跑波士顿马拉松可能很好玩,于是没有号码就蹭跑了,我的非正式成绩是2:32。

“锻炼仍是我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我以跑步2到5英里开始每一天,它使我变得更高效。我有一个三岁半的女儿。也许再过一两年,我会带她去田径场。”

三度受蒋经国接见

1979年9月,美国《跑步时代》杂志刊登一篇关于蒲仲强的长篇报道,标题是《世界上最快的男孩》。开头几段这样写道:

“每天早晨5点30分卫斯理保罗起床去跑10英里时,天空仍是一片漆黑,堪萨斯的草地露水未干。但对于这位华裔美国体育英雄和至少20项美国及世界纪录保持者来说,早晨的孤独是身为一名长距离跑者的一部分,哪怕你年仅9岁。

“上个月,这位身高4英尺9英寸、体重70磅(1米45、32公斤)、来自堪萨斯州Overland Park的男孩实现了他的1978年目标。他在纽约马拉松突破3小时大关,重新确立自己的12岁以下年龄组世界纪录保持者地位。他跑出2:55:59,唯一的问题是脚跟起了个水泡。在80华氏度(26.7摄氏度)的气温下,这倒也正常。

“在许多方面,卫斯理都和其他很多4年级学生相似:集邮,和同学打棒球,深受女生喜爱。但与其他9岁男孩梦想成为棒球选手或总统不同的是,卫斯理的梦想并不仅仅是个幼稚幻想。如果被人问起,他会羞涩地咧嘴一笑,告诉你他想赢得一场奥运会马拉松。这一梦想并非异想天开,因为卫斯理跑步6年来,已经打破从1英里到马拉松的一项项纪录。他给自己定的训练课对多数成年人而言都异乎寻常,对儿童来说更是闻所未闻。”

据弟弟蒲仲辰回忆,蒲仲强那时的周跑量高达120英里(193公里)!出身军人家庭的蒲大宏也悉心栽培儿子,希望他不仅能在跑步上为国争光,将来也能以从政的方式报效国家——这里当然是指“中华民国”。

蒲仲强的成功故事很快传回台湾。1978年,蒲大宏夫妇应国民党报《台湾新生报》之邀,带着9岁的蒲仲强返乡,抵达时已经有“蒲仲强慢跑俱乐部”在恭候他们。这对爷俩在各县市巡回跑步,所到之处受热烈欢迎,媒体邀约不断,晚上还被县市长请吃饭。蒲仲强曾一天收到四百多封粉丝来信,连姓名也被拆解附会为“普天下的中国人一定强”。

父子俩从此每年都回台推广跑步运动,并三度获“总统”蒋经国接见,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1978至1987年间,台湾掀起一股“蒲仲强旋风”。

来自高雄左营的海军子弟蒲大宏,本身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有个著名的大学同窗至交——后来改姓蒋的章孝严。两人同一年考进淡江文理学院(今淡江大学)英文系,大一起便是室友,而且都是家境贫寒,周末没钱出去玩,只好结伴去图书馆苦读。

章向这位好友透露了自己的身世秘密:他是蒋经国的私生子!还拿出蒋写的字条“任重道远”作为证据。蒋经国曾开车到他们宿舍,和这个庶出的儿子共度生日。

到了大三,蒲大宏转学到台大外文系,后与“财政部长”陈庆瑜的女儿陈建恋爱。多亏章孝严在帮忙提亲时抬出其父的名号,陈家才不再反对。婚礼上章孝严担任伴郎。

(上图:约十岁的蒲仲强与父亲蒲大宏和母亲陈建)

后马拉松人生

可惜蒲仲强的奥运梦,到他的少年时代便告破灭。据《纽约时报》报道,14岁时他的膝盖得了肌腱炎——可能因为跑量过大所致。不过,他15岁时仍在休斯敦跑出2:38的个人最好成绩(15岁男子世界纪录为2:29:11)。

16岁那年,蒲仲强时被一辆正在倒车的汽车撞伤膝盖,状态从此一蹶不振。“当我说再也不想做这个(训练)时,我父母都没有意见。”于是他转而全心向学。

(上图:16岁的蒲仲强和他的生日礼物)

1987年,18岁的蒲仲强被哈佛大学录取,主修法律专业,后来又在密西根大学拿到法学博士学位,学成后在纽约当执业律师。

据《壹周刊》报道,喜欢数学、寡言内敛的他原本想读加州理工学院,当软件工程师,但最终还是听从父亲的建议。这位孝子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当律师很快乐,也很有成就感。我想,我父母比我自己更了解我。”

回顾自己参加过三百多场长跑及三四十场马拉松的经历,他还表示:“当初我跑步,只是享受跑步,我不特别喜欢跑快。当它变成比赛,你就必须要赢,这不太有趣。”

如今的蒲仲强和同为律师的弟弟蒲仲辰合开法律事务所,分别在纽约曼哈顿和加州硅谷执业,主要为大型企业担任法律顾问,处理公司并购之类案件。他一年有二百天在全美各地和中国飞来飞去,腰围已经鼓出一小圈,皮肤也比时常从事户外运动的父母白得多。只有肌肉鼓起的小腿,可以证明他当年的苦练。

他和同样来自台湾、当医生的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另据美国世界新闻网报道,2014年8月,蒲仲强从纽约飞往硅谷,为竞选加州库柏蒂诺(苹果总部所在地)市议员的弟弟蒲仲辰(Darcy Paul)站台拉票。

据美国某法律网站2009年的一篇文章,蒲仲强如此剖析跑步对自己人生和事业的影响:“我认为跑步给予我一种通用意识,即所有大问题都可以分解为更容易处理的小问题。我把马拉松分解成不同阶段,每个都容易完成,完成后我便在精神上重启自己。我也经常用这一方法为顾客分析复杂的法律问题。”

蒲仲强保持的五项世界纪录,最长的至今已保持将近40年,它们很可能会永远无人打破,原因是当今的绝大多数马拉松比赛都规定了年龄下限。

例如纽马1981年规定,年满16岁方可参赛,1988年又提高到18岁。1985年,国际田联更明令禁止17岁以下青少年从事20公里以上强化训练或竞赛。

其他少儿马拉松纪录

顺便说下,马拉松年龄纪录的保持者,至少还有一个也是华人。

本文开头提到的10岁纪录创造者名叫Daven Chun,是夏威夷心脏专科医生Hing Hua Chun的儿子——听上去像华人的姓名;他们一家八口都跑马拉松。

而16岁和17岁纪录的保持者,是1983年出生的中国大陆选手李柱宏,他先后在2000年和2001年北马跑出2:15:07和2:10:46,年龄正好踩在国际田联的红线上(现在北马报名的年龄下限是20岁)。

在蒲仲强和李柱宏之间,隔着三个美国人:13,14和15岁马拉松纪录保持者,这些纪录分别是2:43:02,2:41:43和2:29:11。

以上是男子纪录。5岁至11岁女童纪录的保持者都是美国人,其中5至8岁的纪录都比男性快:4:56:36,4:00:36,3:51:54,3:13:24。

女性最早进三的年龄是10岁,比蒲仲强大一岁。这个叫Julie Mullin的美国女孩也很厉害,保持9岁和10岁两项年龄纪录:3:11:01和2:58:01。

14至17岁女子纪录由中国人保持:14岁 2:33:08 Xin Wei;15岁 2:29:41 Mei-yu Shen;16岁 2:31:51 Li-nan Wang。以上3个纪录均创造于2002年北京马拉松。17岁纪录2:23:37是辽宁队刘敏在2001年北马夺冠的成绩。但愿她们没有受中国某些地方专业队一度猖獗的使用兴奋剂和谎报年龄等劣行影响。

半程马拉松方面,国际田联对17岁以下儿童的20K+长跑禁令对半马的影响似乎不大,因为半马的少年儿童纪录近几年一直在刷新。5至10岁儿童的半马世界纪录如下:

            男性           女性

----------------------------------

5岁    3:02:57      1:51:31

6岁    2:19:48      2:40:22

7岁    1:43:36      1:40:59

8岁    1:38:22      1:35:25

9岁    1:34:59      1:28:31

10岁  1:25:41      1:25:52

怎么样,你跑不过几年级的小学生?以上纪录的保持者全是美国人。蒲仲强也拥有一项半马纪录:12岁 1:19:26,1981年6月创造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市。

顺便说下,《纽约时报》作过调查,总共约有75名8至13岁孩童跑过纽马,但他们中的很多人成年后都不跑马拉松。5岁和6岁马拉松纪录的保持者考克斯11岁(1983年)就不再跑步;据说他后来在俄勒冈州当森林消防员。

台湾女子田径名将纪政曾指出:“被揠苗助长的选手到了十六七岁,势必进步越来越少,受伤也是必然的。成绩赶不上别人,光环渐渐消失,越来越没信心,最后就厌倦不想跑。”

显然,马拉松世界也存在“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现象,就像王安石笔下的方仲永。

(图片来源:firstrunmagazine,台湾《壹周刊》,运动热线网等)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26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