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有弹,肯尼亚确定里约奥运会马拉松国家队名单

2016-05-11
在世界各地马拉松大赛上横扫千军的肯尼亚军团,居然迄今为止只获得过一枚奥运金牌,这次里约奥运他们的运气会不会好些?

据肯尼亚和国际媒体报道,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肯尼亚马拉松国家队名单于5月10日正式出炉。

想象一下:假设你是肯尼亚田径主管当局的头头,要从这个马拉松超级大国的如云强手之中,筛选出三个人去代表国家出征奥运会,似乎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因为你的国家不仅占据马拉松史上十强选手榜中的八席,而且垄断前六名,这些世界最强悍选手还都是现役的。

这种想法其实是“饿汉不知饱汉撑”,强国也有强国的苦恼——至少“选择困难症”是免不了的。

面对琳琅满目的马拉松人选,肯尼亚田径官僚历来昏招叠出,例如2012年伦敦奥运会肯尼亚马拉松国家队,竟然没有一年前刚跑出史上最好成绩的两名该国选手:在柏林创造世界纪录2:03:38的马卡乌(Patrick Makau),以及在波士顿创造非正式世界纪录2:03:02的穆塔伊(Geoffrey Mutai)!

正是因为在调兵遣将上屡犯严重错误,导致肯尼亚迄今仅到手一枚奥运会马拉松金牌,运气之背也就比从未拿过奥运足球金牌的巴西强那么一丁点儿。

男队:世界纪录保持者落榜

这次的男子名单也有点怪。除了头牌队员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属于众望所归、毫无争议的人选之外,后面两三个有些出人意料。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新近两个世界纪录创造者基梅托(Dennis Kimetto)和基普桑(Wilson Kipsang),居然都名落孙三!

先说说肯尼亚田径当局确定最后名单的流程,来源为肯尼亚《旗帜报》(The Standard):

4月24日,最后一场、也是最重头的“选拔赛事”伦敦马拉松结束。

5月6日周五,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缩写AK)发电子邮件给六男六女共12名近期战绩优良的运动员,给予他们一整个周末的时间考虑。

5月9日周一,这些运动员确认8月能否赴巴西里约参加奥运会。

5月10日周二,AK对外揭晓最后的名单。

男女短名单人数都比肯尼亚的奥运马拉松参赛名额多出一倍,而最后敲定的只有3名正式队员和两名后备队员。

基普桑和基梅托不在12人名单上的原因,据他们的荷兰经纪人Gerard van de Veen透露,这是他们主动要求的;因为去年夏天在天气条件与里约相仿的北京世界田径锦标赛上,两人都因为受不了高温和高湿度而中途弃赛。

还好基普乔格去年明智地选择了柏林而不是北京,从而成功捍卫自己两年来五战全胜的辉煌纪录:2014年鹿特丹,芝加哥;2015年伦敦,柏林;2016年伦敦。

既然那两个“好基友”不敢去里约,男子榜上的第二位也就顺理成章:去年纽马冠军比沃特(Stanley Biwott),那次他虽然连2小时10分都没跑进(2:10:34),但上月在伦马他跑出2:03:51的好成绩,仅次于基普乔格摘得亚军,同时跃居史上第六和今年世界第二。

第三名队员的选择却相当古怪:今年波马第四名柯里尔(Wesley Korir,2:14:05,肯尼亚选手第一)。这位33岁的肯尼亚国会议员2012年拿过波马冠军,但他的PB不过2:06:13(2012年芝马),且近年缺乏上佳表现,已经四年没站上马拉松领奖台,显然有点过气了。

替补队员是今年巴黎马冠军柯图特(Cyprian Kotut,2:07:11)和东京马亚军Bernard Kipyego(2:07:33)。这两位都不是今年成绩突出的肯尼亚跑者。事实上,2016年首尔马拉松的前三名成绩都在2:06:10以内,依次紧随比沃特之后,可能是他们也对里约的天气知难而退吧。

此前有报道说,鹿特丹马冠军Marius Kipserem(2:06:11),去年芝加哥马冠军春巴(Dickson Chumba)和曾赢得三届伦马和两届纽马的37岁老将勒尔(Martin Lel)一度被列为考虑对象。

在今年迄今的男子成绩十强榜上,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平分秋色,埃塞五大高手的成绩相当亮眼,从2:04:24到2:05:44,都创造于迪拜马。在里约他们和南方邻居颇有一拼。

女队:整体实力不如埃塞

和马拉松男队相比,肯尼亚女队第三人的选择更加蹊跷和费解。

头牌是摔倒后仍勇夺伦马冠军的苏姆贡(Jemima Sumgong, 2:22:58)。

第二名队员基普罗普(Helah Kiprop)是东马冠军(2:21:27),这一成绩排名今年肯尼亚人第一,她也是2015年北京世锦赛亚军。

最后一名队员是巴黎马冠军Visiline Jepkesho(2:25:53)。这位的PB并不突出——去年在巴黎获季军时跑的2:24:44,而且只有那次跑进2:25。另外,28岁的她已经不年轻,四年才一届的奥运会更不是锻炼新人的地方。她的唯一长处是胜率较高,五战三胜,不过这三场都是二线赛事:米兰,里斯本和巴黎。

但Jepkesho偏偏屡受幸运之神眷顾,去年也入围北京世锦赛,这是她参加过的唯一一场大赛。结果:第20名,在四个同胞中名次垫底。有美国媒体甚至质疑:“What is Visiline Jepkesho doing on the women’s team?”(Visiline Jepkesho在女队干什么?意思相当于“她怎么会混进女队?!”)

而弗罗伦丝基普拉加特(Florence Kiplagat)虽然在今年伦马和去年芝马冠军两场大赛都战绩出色且成绩稳定(2:23:39和2:33:33),却只能屈居板凳队员。

史上第二快女性、去年以2:24:25获纽马冠军的凯塔尼(Mary Keitany)同样如此(有人表示,凯塔尼本人不太热衷于去里约,因为觉得自己今年运道欠佳,包括在伦马摔了一跤,以2:28仅获第九)。这令人不得不怀疑:究竟是肯尼亚田径官僚脑子进了水,还是国家队的遴选过程存在黑幕?

从总体上看,肯尼亚女子的优势远不如她们的男同胞。在马拉松史上十强榜上,她们只占四席(这张榜单上有一半人现已退役或进入40岁以上老将组)。

在今年迄今的十强榜上,她们只占三席:第三基普罗普,第七埃德娜基普拉加特(Edna Kiplagat,2:22:36,东马季军)和第九苏姆贡。

埃塞俄比亚人则占据半壁江山,而且排名第一、二、四、五、十,成绩从2:19:41到2:23:01。为肯尼亚赢得第二枚奥运会马拉松金牌的重任,看来又得落在男选手的肩上。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391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