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马拉松国家队 埃塞俄比亚选中这3男3女

2016-05-23
与肯尼亚的里约奥运国家队名单一样,这个马拉松超级大国挑中的人选也有点让人看不懂。

继5月10日肯尼亚公布出征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马拉松国家队名单之后,5月19日另一只鞋子终于落地:马拉松世界第二强国埃塞俄比亚也揭晓它的里约奥运国手阵容。

马拉松第二超级大国摆出的阵容

埃塞田径联合会选中的三名马拉松男队员,是今年三场国际大赛的赢家:

迪拜马拉松冠军阿贝拉(Tesfaye Abera),24岁,PB 2:04:24(2016年迪拜)——埃塞选手今年的最好成绩,他也是今年汉堡马冠军(2:06:58);去年参赛3场,成绩介乎2:09至2:10,收获冠、亚军奖杯各一座。

波士顿马拉松冠军贝尔哈努(Lemi Berhanu Hayle,或作“海利”),21岁,PB 2:04:33(2016年迪拜亚军);今年波马夺冠成绩一般:2:12:45,不如去年赢得迪拜马和华沙马的2:05:28和2:07:57,但远好于北京世锦赛的2:17:37(第15名)。

东京马拉松冠军勒利萨(Feyisa Lelisa),26岁,2:04:52(2012年芝加哥)。今年东马成绩2:06:56,比在迪拜拿第四的2:06:35稍慢。近年其他战绩:今年鹿特丹第五(2:09:55),去年柏林季军(2:06:57)。

以上三位都是首次参加奥运会,名气远也不如三名替补队员中的前两个:

3枚奥运会径赛金牌得主贝克勒(Kenenisa Bekele),下月将满34岁,PB 2:05:04——2014年巴黎首马夺冠时创下,同年芝马第四(2:05:51);今年伦马季军(2:06:36)。

两届波马冠军德西萨(Lelisa Desisa),26岁,PB 2:04:45(2013年迪拜);今年波马亚军(2:13:32),去年波马冠军(2:09:17),世锦赛第七(2:14:54),纽马第三(2:12:10)。


北京世锦赛亚军泽盖(Yemane Adhane Tsegay),31岁,PB 2:04:48(2012年鹿特丹);今年波马季军(2:14:02),去年两个亚军——波马(2:09:48)和世锦赛(2:13:08),纽马第五(2:13:24)。

女队三人:

去年世锦赛冠军迪巴巴(Mare Dibaba),26岁,PB 2:19:52(2012年迪拜马/ 2015年厦马);今年伦马第六(2:24:09),去年波马亚军(2:24:59)。


三届迪拜马冠军梅尔吉亚(Aselefech Mergia),31岁,PB 2:19:31(2012年迪拜);去年迪拜马冠军,伦马第四(2:23:53),纽马亚军(2:25:32)。

两获柏林马冠军的柯贝德(Aberu Kebede),29岁,PB 2:20:30(2012年柏林);今年东马第四(2:23:01),去年迪拜第五(2:21:17),波马第七(2:26:52),柏马亚军(2:20:48)。


女子“备胎”只有两个:

迪拜马冠军泽伽耶(Tirfi Tsegaye),31岁,PB 2:19:41,波马亚军(2:30:03);去年伦马第三(2:23:41),世锦赛第八(2:30:54)。

去年伦敦马冠军图法(Tigist Tufa),29岁,PB 2:21:52(),今年伦马亚军(2:23:03),比去年夺冠成绩2:23:22还快;去年世锦赛第六(2:29:12),纽马第三(2:25:50)。她也是2014年上海马拉松冠军。


厚此薄彼,令人费解

与南邻肯尼亚的里约奥运马拉松国家队名单一样,埃塞田联挑中的以上人选也有点让人看不懂。

事实上,除非像美国那样以“一赛决胜负”,凡是有多场选拔赛、需要综合权衡的筛选制度,肯定都会招惹是非,马拉松头号超级大国肯尼亚和第三强国日本的情况概莫能外。

当然,美国式的做法也未必就最合理:真正的强手可能在比赛时正好状态不佳,前三名中的有些人或许只是昙花一现。但它的游戏规则再明确、公开不过,让落选者无话可说。

同样作为富国的日本可以效仿美国,专门办一场奥运选拔赛,但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似乎都缺乏举办高质量马拉松赛事的经验和能力,又无法要求某个外国赛事大量接受本国选手,因此将来恐怕还得延续目前分散选拔的做法。

我们曾介绍过,肯尼亚男、女队第三名队员Wesley Korir和Visiline Jepkesho是非常明显的短板,埃塞同样存在严重的“吊车尾”问题,尤其以女队最为明显。

从前面的简介看,埃塞女队第三人柯贝德这两年的最好成绩(2:20:48)比替补队员泽伽耶慢1分多钟,这两年的最好名次亚军、第四也不如另一个替补队员图法的冠军,亚军。她甚至不是今年东马成绩最好的埃塞女选手:第二名戈贝纳(Amane Gobena)跑出2:21:51,比肯尼亚冠军基普罗普(Helah Kiprop)只慢24秒。

泽伽耶为什么会落选?这更是咄咄怪事:她不仅创下今年埃塞选手最好成绩2:19:41,而且战绩辉煌:迪拜马冠军,波马亚军。

按正常人的逻辑,埃塞女队显然应当由这两名替补加上迪巴巴组成。

在男队方面,前面两个大高个因为今年迪拜马成绩突出,还说得过去。第三名队员勒利萨虽然是东马冠军,但历史表现较为一般:在他最近参加的9场比赛中,只有最后两场能站上领奖台。

替补队员德西萨的战绩辉煌得多:总共跑过10场马拉松,有7场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还有一场是第三。这些全都是份量很重的赛事:迪拜马两场,波马四场,纽马和世锦赛各两场。

身高1米93的头牌“巨人”阿贝拉其实也有不足之处:他虽然今年在迪拜跑得飞快,但没参加过其他重大赛事,此前的最好成绩才2:09。既然埃塞田联如此看重今年迪拜的表现,那他们为何不让泽伽耶去里约?这显然无法自圆其说。

2012年伦敦奥运会,肯尼亚没有派出一年前在柏林创造世界纪录2:03:38的马卡乌(Patrick Makau)和在波士顿跑出2:03:02的穆塔伊(Geoffrey Mutai),那次埃塞也犯了严重错误,让两个在迪拜昙花一现却缺乏经验的选手——以2:04:23首马夺冠的阿卜谢罗(Ayele Abshero)和以2:04:50获得亚军的塞菲尔(Dino Sefir),外加同年在鹿特丹也创造2:04:50佳绩的费勒克(Getu Feleke)共赴伦敦。结果惨不忍睹:三人悉数退赛,全军覆没!

从奥运会马拉松的历史战绩看,埃塞俄比亚完胜肯尼亚,迄今收获男子4枚金牌(其中仅1960年代初的赤脚大仙Abebe Bikila就在罗马和东京独得两枚)、女子两枚金牌,而肯尼亚只有万吉鲁(Samuel Wanjiru)2008年在北京那孤零零的一枚。

不过,埃塞男选手已经很久没尝到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的滋味了——上一次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今年他们很可能还是没法把金牌带回家——要面对令人生畏的肯尼亚“独孤求败”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以2:03:51获得伦马亚军的肯尼亚副将比沃特(Stanley Biwott )不管实力还是经验也都在他们之上。

最后再说说失意者贝克勒。这位一人包揽5000和10000米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的前径赛霸主,曾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斩获5K银牌和10K金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更是晋升“双冠王”。直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他才被英国人莫法拉(Mo Farah)推翻篡位,从此改朝换代。

从理论上说,他仍有第四次挺进奥运赛场的一线希望,因为他尚未排除参加万米选拔赛的可能性。只不过这种希望极其渺茫:埃塞的万米三强今年排名世界前六,包括高居榜首的格布雷塞拉西(Leul Gebrselassie,27:19.71)。去和这些后生晚辈拼速度,贝克勒只会自取其辱。

给他的最好建议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上策是趁着今年伦马成绩有起色的势头,在接下来的四个月中好好修炼马拉松功力,今年和德西萨携手北上柏马,与基梅托、基普桑这两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肯尼亚顶尖高手痛痛快快地来一场巅峰对决。如果能成功冲击世界纪录,那种无限风光何尝会比在里约奥运会摘金夺银逊色?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25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