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报 | 来自蓝山的词条 Never Stop, Never Give Up

2016-05-17
在Pau冲线的19小时之后,Alf Johnston拖着他74岁的身体迈过了终点线,脸上的喜悦在那一刻填平了脸上岁月的褶。面对相机掏出了印有“Never Give Up”纸片留下了这张让赛事总监和整个蓝山都动容的珍贵照片。
  • 继去年的UTMB,今年蓝山100也宣布不再和The North Face合作,比赛的官方名称也由TNF100 Australia更改为Ultra Trail Australia ( “UTA”)。
  • 今年的UTA在往年的100公里和50公里的基础上增加了22公里(Pace UTA22),1.2公里台阶垂直爬升赛(Scenic World UTA951)和injinji1公里童玩跑。整个比赛周期也变成一周。
  • 首次推出UTA赛事手机APP,方便选手和赛事爱好者对赛事信息的了解和事实战况的跟踪。

9小时20分14秒,来自加泰罗尼亚的小伙Pau Capell冲过终点将印有UTA logo的锦缎高高举起,并仰面向天高声呐喊。这位年仅24岁的西班牙帅哥在去年获得穿越大加纳利82K组别冠军之后再次在UTWT的舞台上熠熠生辉。

就在比赛前几天,Pau在自己的facebook帐号中先后发布两条状态:

第一条是西班牙文并配有一张自己在山间奔跑的照片:“No parare hasta conseguirlo! ”翻译过来就是I will never stop until I get it,我会永不停直到成功的那天。

第二条是英文:“Don’t dream your life, live your dreams.”,不要做梦,为梦想而活。

我们不敢想象年轻的Pau能否上演和同为西班牙人的K天王一样的越野传奇,但是在刚刚开始越野跑仅仅三年,这次的称霸蓝山至少是他实现梦想而跨出的一大步。

而Pau的夺冠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澳洲时间5月14日早上7:05,今年的UTA100K开赛。从起点Scenic World到CP1的Narrow Neck总长11.4公里,大部分的赛道都在Cliff大道上,因为有折返所以会看到Cliff大道周围大多数的风景,接着会经过美丽的Katoomba小瀑布,小到我们的澳洲人气大叔程小远都几乎忘了有瀑布的存在。顺道通过Furber Steps,这也是UTA今年新增的台阶垂直爬升赛的赛道,从台阶上能看到壮观的热带雨林,瀑布和Cliff大道的全景。瞬间就把美丽的蓝山景色引入每一个选手的脑中也让枯燥的台阶稍稍多了一点点的乐趣。

(Furber Steps)

6号选手美国人Mario Mendoza(今年凭借资格赛Lake Sonoma第二的成绩获得Golden Ticket直通西部100)早早冲了出去,一个人形成了第一集团。而第二集团则有来自新西兰常住澳洲的本土选手Scotty Hawker(去年蓝山100第二名)领军不慌不忙地前行,在稳健的老司机后面有来自中国的运艳桥,Pau Capell,美国光头Jono O’Loughlin,去年蓝山50k组别的冠军Andrius Ramonas和大众偶像Ryan Sandes。

(美国人Medonza)

(小桥)

(老司机Scotty)

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配速顺利通过CP1。到达CP2需要经过一个差不多半马的距离,但总体都是下坡,这段的下降将近400米。从Narrow Neck出发后的前10k几乎是整个100k赛道的最高海拔(1000米左右),所以能够俯视整个蓝山全貌,由于当天天气格外晴朗,遍布蓝山的桉树片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阳光下把整个山脉映照的一片浩淼烟蓝,如同仙境。而且在穿越Debert山的丛林的时候,平整的赛道让所有选手都跑的轻松写意。接下来的10K几乎就全是下坡,第一集团的Mario更是加快了速度将领先优势拉大到了几乎1公里,简直就是一副自己拉爆自己的套路。而第二集团几乎没有变化,跟着地头蛇Scotty顺利跑向CP2的Dunphy’s Camp。

(Medonza加速前进)

离开CP2穿过Ironpot山区的灌木林就将到达CP3的Six Foot Track,中间选手需要翻越三座山丘经历14.4公里,最高的一座大概垂直上升200多米。CP3也是从Narrow Neck俯瞰下来最为壮美的风景点。这时候的Mario还是一骑绝尘,但是第二军团的位置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Jono从第三的位置慢慢掉到了第二军团的末端,而另一位澳洲选手Ben Duffus却悄悄地跻身第二集团。而小桥还是稳稳地排名第五,紧跟在后面的是Ryan Sandes,在去年饱受伤病和退赛阴影之后,Ryan在今年2月的新西兰Tarawera中获得第三,无数人还期待着他在澳洲的表现,重现2012年夺冠时候青年才俊的意气风发。

(Andrius Ramonas)

(依旧潇洒的Ryan)

正当所有人都会认为比赛会以这样的节奏进行下去的时候,CP3到CP4却成了整场比赛的分水岭,也是最难的部分,因为这一段几乎只有上坡。当然,这段也是蓝山经典的徒步道,上到山顶就是Katoomba Aquatic Centre,一个当地Katoomba土著地区的水上中心。前46公里相对平缓的赛道让选手们都跑的相对轻松和保守,但是CP4之前的11公里外加400多米的爬升让第二军团已经按耐不住都暗暗开始发力。冠军Pau首先从第二军团脱颖而出,小桥紧紧跟上,Ben也是慢慢显出了实力,在上坡阶段死咬小桥形成了二人军团。Andrius和Ryan以落后2、3分钟并肩爬坡。在紧张的气氛中刷新打卡成绩后发现,加泰罗尼亚人的上坡优势尽显,完成了从落后Mario10分钟到领先2分钟的超越。也许是前半段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加上肠胃问题,Mario在CP4被迫选择了退赛。小桥就顺利地到了第二的位置。但是很遗憾的是在CP4排名第7的中国女一号东丽因为肚子不适也选择了退赛,错过了卫冕冠军的机会。

(美国人满脸的不甘)

(Pau第一个出CP4)

在经过CP4的大洗牌,比赛又进入了相对平缓的赛道而且几乎奔跑在山脊之上,但是到CP5的Queen Victoria Hospital有21.1公里也是第二长的赛段。这一路又会出现和CP1之前类似的景观但是更加丰富,远古路径,丛林,溪流,瀑布,铁质台阶和大桥构成了一路的美景,但是因为是山脊会由会比较大的风,越是后面的选手越会经历寒冷的考验,这也是为什么相对较热的天气组委会还是严格的强制装备要求。选手的排位也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但是小桥离Pau的 距离越来越远达到7分钟,而后面的Ben渐渐逼近,比赛也正式进入白热化。

(Ironspot Ridge)

最后到终点Scenic World是比赛最长的赛段有21.6公里包括了前半段850米的下降和最后10公里连续900米的上升。这一段会经过Kedumba Pass,也会看到蓝山山脉著名的三姐妹峰,伴随这美丽的森林和瀑布再一次完成Furber Steps之后就将完成全部的蓝山100之旅。在经过91k在Sewage Treatment的打卡点之后,Pau的巨大优势已经难以撼动,但是Ben和小桥的差距只剩下3分钟了,试想在完成了90多公里的比赛之后还将面对如此大的爬升,所有人的体力都到了极限。最后小桥还是没能顶住Ben的冲击,连续第二年第三个冲过终点。而Ben也成了这场比赛中最大的黑马一路从10名开外追到第二名。老江湖Ryan则在最后一段超过立陶宛人Andrius获得第四。土著选手Scotty仅获第六,但是同为CS的赞助选手,Scotty在赛前帮助Pau行进赛道适应训练,可以说Pau的冠军Scotty功不可没。

(三姐妹峰)

(Ben冲过终点就开心地躺倒在地)

(二进宫非常淡定)

(帅)

(比赛开始前几天Scotty,Pau和另一位西班牙选手Jordi一起训练)

女子方面,本土的La Sportiva签约选手Beth Cardelli以11小时16分钟毫无悬念第四次获得蓝山100的冠军。

(男子前五)

(女子前五,最右边的就是Beth)

比赛的第一名的往往都是媒体的焦点,但是比赛的动人时候也会出其不意地发生,也许会让我们等上那么一会。在Pau冲线的19小时之后,Alf Johnston拖着他74岁的身体迈过了终点线,脸上的喜悦在那一刻填平了脸上岁月的褶。面对相机掏出了印有“Never Give Up”纸片留下了这张让赛事总监,让UTA动容的珍贵照片。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438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