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4周4全马 三进2:40:中国赏金跑者刘路峰

2016-05-20
刘路峰是个退役运动员,参赛不仅是他的乐趣,更是他的谋生手段。目前中国像这样的“赏金跑者”估计多达上百人。

4月10日首届武汉马拉松,男子全程前八名照例被非洲选手囊括。中国选手第一名是来自厦门的刘路峰,净成绩2:38:55。


这个成绩不算太突出,在去年中国体制外选手中只能排名第47,比第一名李子成慢了20分钟出头。

但令人吃惊的是,这已是刘路峰连续四周的第四场全程马拉松;而且除其中一场之外,他都跑进2小时40分!

四周四全马

刘路峰“四周四马”的另外三场详情如下:

4月3日,湖北宜昌的远安田野马拉松,净成绩2:39:48,国内第二,总名次第九。(“那是近期唯一一个比赛较少的周日,非洲选手全部都挤过去。”)

3月27日,成都双遗马拉松,3:50:07,男子第507名。

3月20日,重庆马拉松,2:38:16,“好像是业余第五”。



对于成都跑砸了的原因,他解释说:“到三十多公里,我看到只能拿第九(前8名奖金4000至1.5万元),就开始边走路边等收容车。一直没等到,就慢跑到终点。”

那次其实要进240也可以:“30公里我才跑了1小时50分。如果跑下去的话,进2:36绝对没问题,因为后面全是平路,上坡都在前面。”

这位到底是何方高人?因为专业的全马不会跑得这么密集,“体制外一哥”李子成去年总共也才跑无锡和纽约两场全马,而业余的能进2:40的人数不多,跑这么猛的更不多见。

原来,刘路峰是个退役运动员,参赛不仅是他的乐趣,更是他的谋生手段。据他估计,目前中国像他这样以跑步比赛奖金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群体有一百多人。

咱们不妨借鉴当年美国西部的“赏金猎手”(bounty hunter)现象,将这一群体称为“赏金跑者”(bounty runner)。

事实上,刘路峰今年参加的全马比赛还不止以上四场。虽然本赛季3月才算全面揭幕,但此前他已经跑过两个南方的马拉松:

1月2日厦门,2:35:23,中国选手第四,男子第19。

2月28日海南,2:36:14,中国选手第10(第一李子成,2:14:18)。


刘路峰对这四场的成绩不大满意,他觉得自己冬训练得还可以,但比完2月28日海南马拉松之后,状态就有些下降。

如此密集参赛,难道就不怕受伤?“我们比赛比较多的,都有自己的训练和恢复办法。”他举了两个同行的例子:

定居东莞的湖北人斯国松,2月28日也跑海南马拉松,以2:30:47排名中国选手第五。一周后的3月6日在深圳大鹏半岛百公里越野拿了第一,4月10日跑宁海岔路山地马拉松,又是第一;刘路峰在厦门的邻居、福建省业余第一高手游培泉,也是每周都在外面比赛。这两位都是没进过专业队的纯业余选手。

汉马赛后的第二天(周一),刘路峰慢跑20公里调整,上下午各10公里,用4分半到5分之间的放松配速;周二基本已经恢复,上下午各20公里,配速4分到4:10;周三下雨,他在集美大学室内百米塑胶直道跑24公里,不能跑快,因为要折返。平时的训练一般都是这类有氧跑。

汉马接下来的星期天,刘路峰又报了两个半程:上海半马和太湖图影;后者他是去年的第三名,被主办方邀请参赛。最终他两个都没去,原因之一是今年太湖图影的黑人比去年多了一倍;“李子成出来比赛,也要好好挑选一番。去年他的胜率是97%,今年能有50%拿冠军的几率就不错了。”

对于李子成的实力,刘路峰推崇备至:“半程在国内没人能跑得过他,有些老黑想PK掉他都很难。他是63分多,我的妈呀!水平特别高的外国选手也就去扬州马拉松,60分、61分的有好几个,因为扬马是国联田联金标赛事;但那个比赛他不会去。”

刘路峰自己半马PB是69分,万米30分56秒,全马2:26(“2011年底在张家口跑的”)。他说现在自己比赛这么多,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追求成绩,想有好成绩也不可能,而马拉松需要一定周期的训练才能出成绩,加上专业队出来两年,水平肯定有所下降;“只想多比一场是一场。每周比才有奖金。”

夹缝求生

武汉马拉松的国内第一,为刘路峰挣得1万元奖金——他的签约赞助商康比特给的。据说汉马原本也考虑设国内奖,后来要向北、上、厦等一线比赛看齐,担心奖项太杂显得不国际化;去年福州马拉松原来也计划前300名都给钱,后来因为同样的原因砍到只奖励前八名。

“全程要不是康比特另有奖励(国内第一名1万,后面依次是6000,5000,4000,3000,2000和1000),我们这些人也不会去,因为组委会的钱拿不到。”他说。


不过,他拿汉马国内第一不无运气的因素:高手李永远因伤屈居亚军;“他水平比较高,而且下队之后一直保持这个水平,加上在云南高原训练,本身就有优势。去年他拿了兰州全程国内亚军,都江堰冠军(2:26:50)。

“这次到6公里时,他还在我前面。我知道跑不过他,拿国内第二就行了,结果到7公里他严重掉速;之前他就说自己有伤。还有一个运艳桥,他20公里才追上我,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排第二,不知道他在30公里后退赛了。要不然他俩我是跑不过的——都是2:2x的水平。”

远安马拉松前12名都有奖金,刘路峰排第九兼国内第二,奖金只有2000,康比特另给2500元。

刘路峰是去年3月才开始全职跑步的,夏天有四个月因为太热没怎么跑,实际参赛六个月,总共拿了八九万(税后),但一扣除参赛成本:动车票加飞机票四五万,外加住宿费和报名费,“没赚到什么钱”。

赛事选择方面,他们大多会在某酷网上查询比赛日历。至于李子成、李永远这些高手的动态、哪些人会去跑哪个比赛,则通过微信群获得消息,“我手机上大约有40个群。李子成就说了:他今年坐镇浙江,来比赛的注意一点,以免误伤(笑)。其他人就不敢说这样的话。”

刘路峰目前以全马为主项,去年跑过不少的半程今年很少参加,因为半程和那些小比赛竞争实在太残酷,而且速度是他的弱项。

全程黑人虽然也多,但半程国内的竞争“不是一般的激烈”,像武汉马拉松半程,前几名水平都在70分左右,“差一秒就是差1000块钱”;厦门附近的漳州过年时举办一个半马,前三名奖金5000、3000、2000元,也有黑人来抢。

他感慨说,今年不仅黑人越来越多,而且高水平的退役运动员也全出来了;一方面市场可能越来越大,但竞争也日益白热化,所以要想站住脚,还得提高自身的水平,要不然就会被淘汰;“如果安于现状,我们有很多人拿一两千就很知足了,只求多比两场比赛,这样的话我感觉早晚会死在这上面。”

一两千差不多只够抵消参赛费用,特别是像他这样落户厦门、离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远的,路费比别人高。换地方居住不是根本办法,“关键还是水平要高一点,要不然交通再方便,拿不到奖金也没用。”

相对而言,女子的情况好多了。“我感觉女的基本没有什么竞争。国内比赛来的黑人男女选手基本上是10比4:来10个男黑人,女黑人最多4个,第5名就是中国人。像远安马拉松第一名是5万,第五名还有8000,男的前八名都是老黑,女的第五名就是一个53岁的中国大妈。”刘路峰说。

至于提高水平的办法,他认为首先要有团队,其次训练要系统,第三睡眠、饮食和赛后康复等方面都要有保障。

如果要系统训练,他会一周主要练有氧耐力,以长距离为主;下周以强度为主,练速度较快的中、高强度;再下周以越野为主,训练爬坡能力;一个周期至少要保证三个月以上,否则不可能出成绩。而且最好和水平相近的人一起练,以便互相提高。

他现在一无教练,二无训练伙伴,也没有理疗师。“出来后一直是自己练,现在训练比赛强度不大,所以不怎么受伤。在南方训练的基本没人跑速度,包括游培泉、斯国松,他们就是靠耐力。如果练速度的话,他们水平会更高,但受伤的风险也大。”

刘路峰说自己的训练和游培泉他们不一样:除了跑,不练身体素质,跑量也不如他们大,最近才比较多,以前每天也就20公里,有时还不到。因此,他感觉自己能提高的方面还有很多。

对门邻居游培泉虽然和他水平接近,但两人一起训练的次数很少,一个月只有一两次,原因是作息时间不大一样,加上游培泉不爱跑平路,更多参加越野赛,涉及的领域也比较广——12小时、100公里、越野赛、登山赛都去,奖金挣得比较多。“他的主项其实就是12小时(场地超马)和百公里(越野)。”

游培泉虽然没进过专业队,而且很晚才开始练,但极有耐力天赋,马拉松PB 2:29,而且越野技术一流,尤其是下坡特别快,在国内名列前茅;刘路峰说自己正好相反,下坡特别慢,是个软肋。因为下坡很讲究技巧,人家可以比你快很多。

除了全马、半马和短距离比赛,越野其实也是赏金跑者的另一选项,而且奖金可观:去年的贡嘎和张掖两站第一名都有四五万,直到第20名还有六七千。两者都是登山协会主办的,钱多是因为赞助方多为越野装备大品牌,而这类装备很烧钱。

黑人很少跑越野,原因是他们水平普遍较高,全马2小时10分至15分的人数众多,跑马拉松来钱更快,大赛冠军能拿几万美元。刘路峰目前还不想主攻越野:“越野也需要先打好马拉松的基础。我去年刚恢复,还没恢复好,不想一会挑战这个,一会挑战那个。基础没打好就很容易受伤。”

马拉松苦旅

刘路峰是如何走上赏金跑者这条道路的?他的马拉松征途充满曲折坎坷,堪称一次身心苦旅。

1991年6月,他出生在河南漯河郾城县。漯河是食品名城,双汇公司所在地。进专业队时,“他们让我把出生年份改到1999年,我没改——差8岁,太不像了。当时如果改了,现在我才17岁。”

他小时候对跑步不感兴趣,学习倒是一直很好。上初一时,教练挑了几个个子高的学生(他现在1米78),去参加5000米比赛。

“当时我一听:5000米,这么长!当时是在乡里跑地头,感觉挺好玩的。我跑了个第四,前三名和第五六七名都是校队的。我基本没怎么练过,因为小时候身体差。”

教练到班里找刘路峰,想把他招进校队,说培养一下代表乡里去比赛,以后说不定能拿冠军。但班主任不同意,说他成绩挺好,还是应当以学业为主。最后他们让他自己选择,教练又给他作了很多游说,说进校队后下午不用上课,晚上提早吃饭,最后他终于被说动了。

刚进校队时,这位新人感觉备受排挤,“像进黑社会一样”;他回应以摸黑苦练。校队每天5点20开始训练,因为6点10分还要早自习。他自己4点就跑到操场,自己先刷圈10公里,就这样坚持了半年。后来内部测试,他都能拿二三名,只跑不过一个天赋特别好的队员。

后来前三名代表学校到县里比赛,刘路峰又拿了第二,是他们学校去的三人中跑最好的。县里前两名再去市里比赛,1500米他还是拿第二——最后一步被人超越。他心想:我还没拿第一呢,3000米一定要争取!在3000米比赛剩最后三四圈时,他开始加速,和第二名拉开距离,稳稳赢得冠军。

市体校的教练也看了那场比赛,但没有相中他,认为他虽然身高有优势,但步频比较慢。此后他参赛基本上都拿第一,在学校和县里几乎没有对手。上高中后,他开始上体校,2009年高中没毕业就进了河南省专业队。

他的主项副项一直在变,从刚开始的800、1500米,到1500、3000米,1500、5000米和5000、10000米。这是教练根据观察决定的,一方面看队员适合练哪项,也会根据竞争对手强弱作调整。最后教练见他耐力好,就让他改练马拉松。

当时刘路峰在河南队有个师哥董俊峰,是与甘肃李柱宏、青海任龙云同时代的中国马拉松四五个高手之一。2007年李柱宏成为唯一在厦马夺冠的中国男选手,成绩是2:13:17;那年任龙云第七,2:19:14;董俊峰第11,2:19:58。

2008年,董在厦马夺得第四,2:13:19;任龙云第六,2:14:30;李柱宏第七,2:14:50。董俊峰也是同年郑开马拉松季军(2:16:44),是唯一跑进郑开前三名的中国选手。现在他是河南省队的教练,今年在重马跑2:21的田梦旭和女子冠军刘瑞环都是他的队员。

刘路峰后来也进过青海队、湖南队和重庆队,但时间都不长,总共只有两三年。在湖南队备战2013年全运会马拉松期间,他右脚跟因为封闭打太多得了肌腱炎。此时他马拉松才练了几个月,首半马是2011年扬州,首全马是大连,2小时34分。

2012年底刘路峰因伤退役,两年内“一步没跑过”。退役后,他先在杭州呆了一年,去给在高尔夫球场工作的朋友帮忙,当球童主管。

2013年他之所以南迁厦门,是因为机缘巧合结识的同行游培泉。两人在2012年杭州马拉松期间认识,当时在杭州生活的他还从未参加过业余比赛,在杭马报名处看选手名单时,见背着很重行李的游培泉看了许久,于是好奇地问:“这上面的人你都认识?”游回答:“我经常在比赛,肯定认识,这个谁谁谁很厉害……”

对那些人一个也不认识的刘路峰听着新奇。两人聊了一会,就算认识了。游培泉说,这个比赛我可能不来了,因为这些人太厉害了,来了前八名都拿不到。那次刘路峰倒是参加了——10公里项目,很久没有训练的他最后拿了第七(有三个黑人参赛)。

后来他决定移居厦门,抵达时游培泉到火车站迎接,还让他在自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刘路峰就租下对门单元的房子。

他在厦门看脚时,顺便学了半年推拿,随后与一个四川大姐在集美合开一家推拿店,“人还是挺多的,每天都满客,我们俩从来没闲过”。做了8个月后,由于想法有些分歧,两人分钱散伙。

2014年刘路峰前往重庆。在厦门和全国各地都治过、却一直治不好的脚伤,被一个前国家队队医三天就治好了。重庆队让他加入,半年后想让他转竞走,他没同意,于是又回到厦门。

刘路峰的下一份工作,是在厦门软件园做电话销售,因为刚开始比赛挣不到太多钱,不够维持生活开销。刚开始他很努力,但由于工资太低、缺乏兴趣,而且不如那些做过专业推销的会说话,感觉压力大,业绩也不好。那段日子他天天在网上看赛事,打电话大多是在打听比赛情况。

2014年10月份他恢复慢跑,第一场比赛是宁德三沙马拉松,拿了半程第三名。去年3月15日,他跑了复出后的第一场全马:首届清远马拉松,获得国内第二,总排名第八,奖金几千块。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水平至少可以比赛了,于是决定辞职。

半个月后在郑开马拉松,他夺得国内第一,总名次第十;这是他第一次拿国内冠军。由于是河南人赢得河南的重大赛事,家乡媒体大肆宣传报道,让他感到很激动,觉得这比在专业队拿名次更有荣誉感,从此便一场接一场地四处参赛。

中长跑危机

在四个省专业队呆过的刘路峰,对中国专业田径的危机深有感触。这一危机表现为整体水平的持续低迷,以及优秀选手的后继乏人。

当年他的师兄弟改行的改行,上大学的上大学,体校同学只有一个还留在河南队——给重马女子冠军刘瑞环当陪练。

“她每场比赛都是他带的,否则她跑不了那么稳、那么好。他自己也抱怨:明年就是全运会了,我每次都带她,万一自己连资格赛都进不了呢?他还是比较有天赋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就跑了2:22,代表中国去韩国比赛。还有两个跑800和1500、当时年龄很小的还在河南队,其他人大部分都不练了。”

因为中长跑这一行相当辛苦,现在很少家长愿意让子女练。2013年全运会马拉松冠军、青海队的尹顺金等都曾诉苦:现在的小队员不好带,不爱吃苦,不像以前的运动员随便你怎么练,该出成绩时就能出成绩;现在的队员对训练不会认真对待,而且手机等玩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当年刘路峰在专业队时,全年365天没有假期,每周只有周日下午可以出去几个小时,购买生活用品,其他时间都禁止离开训练基地;周一到周六要收走手机,有事再找教练拿回来打电话,管理很严格;尽管有些家里有钱的会带两三个手机,偷偷玩。

以前的队员哪怕有也不这样做,一心奔着冠军苦练,现在却很少有这样的,尤其克制力较弱、没事也要出去喝喝酒的男队员,导致中国中长跑水平每况愈下。

“像李子成,人家都说他属于特别特别刻苦的。本来他就经历过很多,参加过奥运会、有很多大赛的经验和跟我们不一样的训练手法。他有天生的能力,加上训练刻苦,又比我们多了解那么多,更懂得去钻研,所以现在能保持2:1x,人家就是有用心。

“他不久前还在发朋友圈,说除非是那些知名度高的大比赛,其他的应该能不请黑人就不请黑人,要么就多设国内奖,鼓励中国运动员。否则这样搞下去,市场都没了。连我们这些有兴趣的都不想干下去,更别说那些还没进来的。没把握的事谁都不愿干。”刘路峰坦言。

目前中国跑步市场的火爆,让很多专业选手都坐不住了,因为外面有如此多比赛、如此多奖金,很多人没心思在队里备战全国比赛,因为那些他们拿不到太多钱。现在虽然专业队工资涨了不少,但要在专业队呆下去,你还有很多必须要克制的地方。

据他透露,河南队工资刚刚涨到3600元,比赛奖金像田梦旭2009年拿了全运会冠军(男子万米28:15;2012年他因兴奋剂阳性被禁赛2年,罚款2万元,据称是教练王德显要求嗑药的),省里奖励一大笔钱和一套房子,退役后除了给退役费,还安排一份工作,至少是某个级别的;而且夺冠当年月工资涨到一万多;一年后视成绩或者保持,或者降下来。

每个省的奖励力度各不相同。他在重庆队的时候,规定是拿全国冠军赛、锦标赛、大奖赛等第一名的奖12万,第二名8万,第三名4万——给个人的,教练的另外给;一般都是税后。

他呆过的四个专业队很多方面都不一样,不好对比,包括教练、训练手法和管理。2012年他离开专业队其实不光是伤病,也有其他原因。

“湖南队在我们那一批走了之后,差不多整个队就没了,主要是教练的问题。本来我们那个队战绩很稳的,招了一批水平很高的进去。结果教练天天就知道玩,把我们这些人祸害了。招人时他说得很好听,保证你几年内怎么怎么样。包括国家队招人也是这样讲的,最后兑现的没有几个。我们举报了他,他被开除了。”刘路峰回忆说。

以前他在河南队的一个小教练曾告诫说:省专业队水很深的,别想得太简单,以为会怎么怎么样;你们去了自己体会这句话。“我们后来才明白他的意思。专业队不光限制多,里面的规则根本不会讲公平公正。你得了奖,他们也可能说奖金没到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对于目前自己的生存现状,刘路峰说因为家里没给太大压力,金钱方面也没有太迫切的要求,最主要的是还是因为喜欢跑步。有些品牌建立自己的团队,希望他去当跑步教练,有人也建议他搞个自己的跑团,因为厦门没有特别好的,但他还是想提高自己的能力,好好练一段时间,看看到底能提高到什么程度。实在不行再放弃,另选其他出路。

谈到未来打算,刘路峰原本考虑很多,但自从接触游培泉之后,发现他想法比较简单,虽然年龄比自己大(1986年出生)、还没结婚成家;“他说你想那么多干嘛?过好一天是一天。我一下就被他说服了。很多事情你考虑再多,也不是你能左右的,所以我现在心放得比较平,目前就是想把这个做好。”

赛事地图

全国即将开始的赛事391场